跳到主要內容

世界的終點

圖片來源:Flickr

在林俊傑的那一首歌提到了關於時間以後的變化:

           因為在一千年以後,世界早已沒有我;
           無法深情挽著你的手,淺吻著你額頭;
           別等到一千年以後,所有人都遺忘了我;
           那時紅色黃昏的沙漠,能有誰,解開纏繞千年的寂寞。
             


這首歌是在說明一個機器人愛上了一個人之後所作的選擇。然而,這也是個想像出來的場景—紅色黃昏的沙漠。這個場景是否真的會在三零一二年後出現?真是引人遐想。不過,我們總是一直在思考一個最主要,又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這世界真的會有結束的一天嗎?

先把目前最主要的世界末日拋在腦後,因為就算馬雅曆法算在今年的那一天,也不代表我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而關於末日的傳聞就已經包括了八十種版本,過去在諾亞的故事就曾認為上帝要毀滅地球,而來到了西元四世紀,基督徒多納圖.馬格納斯(Donatus Magnus)也認為世界會走向毀滅一天,隨後其他學派也認為西元五百年的那天,世界必會終結。然而,還沒有結束,末日會在一二零零到一二六零年發生,到了一六六六年,還是認為魔鬼會佔領地球,摧毀地球。十九世紀,則認為耶穌降臨,則是大難臨頭的那一天,二零零零年,千禧年來臨,則認為恆星、行星會連成一線,世界終結。

而到了今年,我們不斷再怎麼呼籲世界真的沒有末日,你就認為世界必會走向永遠?我可不認為。世界會走向多遠的距離,沒有人可以揣測,至今科學家提不出令人滿意的答案,總認為世界要走向毀滅的那一天,不過就是透過電影來模擬真實發生的情況,不過在《科學人》給了我們八個不錯的答案可以參考:

          一:超級太陽風暴。太陽風暴則認為太陽的威力可以摧毀地球的生命,因為太陽所噴發的烈燄足以影響地球上的通訊及電力網路,絕對是一大災難。
          二:全球暖化。在格陵蘭與南極州西部冰原的水可以讓全球海平面上升十二公尺,淹沒沿海城市。而全球海水溫度上升更會影響全物種的生存。
          三:致命病毒。全球病毒預測行動的全球田野工作主任斐爾(Joseph Fair)表示現在人類比以往更不堪一擊,面對黑死病之類的致命疾病更為脆弱,他不知道這類傳染病何時侵襲,但下一大規模的疾病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恐慌。
          四:超級火山爆發:義大利聖海倫斯火山所噴發的物質是超級火山的一千分之一。而最近的冰島火山爆發讓我們見識到大自然的威力足以影響每個人類。
          五:核子大戰。《原子科學家會刊》的執行主任兼發行人貝尼狄克特(Kennette Benedict)表示意外或網路攻擊更會引起美國與俄羅斯的核子大戰,其他則是恐怖分子在市區內發動核彈攻擊。
          六:大型小行星撞擊。儘管被直徑達十公里的小行星撞擊微乎其微,但較常見的小行星撞擊如直徑達三公里的物體左右也會造成四分之一的地球人口死亡。
          七:發生 γ 射線。現在我們認為這類宇宙爆發是由於大質量恆星內倒塌而形成黑洞。雖然銀河尚未發現這類情況。但倘若地球附近有發生這類爆發,那麼地球就會遭到射線危害,穿破臭氧層進入地球造成大規模的滅絕。
          八:宇宙泡泡成形。如果宇宙還會自行跳出其他宇宙,那麼整個宇宙就會變成新狀態,基本作用力也都會改變。宇宙學家維蘭金(Alexander Vilenkin)認為這種轉變發生時,一定會出現新的自然律的小泡泡,然後以接近光速的原理擴大吞噬其他宇宙。不過我倒認為宇宙學家想像力太豐富了點。當然這機率比閃電打中還小。

認識這八種之後,然後再比較八十種版本之後,你認為世界依然還完好無恙嗎?當然不可能。地球不知道被多少億人踐踏過,至今還踩破了一個大洞,且怎麼修也修不好,而我們還是不肯放過它—樹木照樣砍,水照樣被廢水侵蝕,空氣依然灰濛濛,環境評論依然有條件通過。但我們怎麼去思考地球真的有改善過?若從現今的世界狀況來看—且從動物的角度來看,處處都有人類踏尋過的蹤跡,而從人類觀點來看,放眼全球,世界末日的終點戰依然會被我們自己自取滅亡。因為美國的槍枝管控問題已塵囂甚上,每個人都開始熱切關心槍枝問題背後所帶來的暴力陰影。而暴力問題,不是套句美國步槍協會所說的話—「拿著槍的好人對抗拿槍的壞人」,那根本無濟於事,只會衍生更多暴力。若不能了解暴力源頭,從中分析暴力帶來的危害,那麼以暴制暴遲早會演變「世界大戰」,只不過不是外星人綁架人類,而是人類殺人類。

世界變得亂七八糟,每個人的大腦變得詭譎難辨,變化莫測。誰又會知道下一場風暴何時會降臨?

世界究竟有無終點,我不清楚,但目前為止,我很清楚的是,世界若是這樣沒完沒了,那麼就連芬蘭的聖誕老人的心願恐怕也很難實現,因為他多麼希望這世界能夠和平,每個孩子都希望拿到聖誕老人為他(她)精心準備的聖誕禮物。然而,每個孩子現在竟然害怕聖誕老人?這個問題現在目前讓學者傷透腦筋,找不到原因探究為什麼。我反而是猜想可能是美國電影老是喜歡把大受歡迎的人物轉變成噬血的節日,例如聖誕節拍成恐怖又驚悚的氣氛,讓聖誕節變成恐懼節日,黑色星期五就一定是殺人魔出閘?怎麼不是瘋狂大採購?雖然同樣的下場都是驚慌失措(一個是害怕,一個是擔心搶不到),感恩節變成火雞大餐,非得要大吃特吃。每個節目不像該有節目的樣子,非得要搞得五花八門。那麼你會期待聖誕老人會變成殺人狂也是遲早的事。

世界變得亂七八糟,每個人的大腦變得詭譎難辨,變化莫測。誰又會知道下一場風暴何時會降臨?但我們常常最清楚的是:就是每個人若不為世界多做些正義之事,那麼我們的人類末日真的會最先降臨。而《正義》(Justice)的作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所公開放在網路的那些課程看了又看,我們學到的到底是什麼?道德的思辨競賽?還是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我不懂,若世界的終點很快就要來臨,然而我們並不在乎,因為過了一千年後,早已經沒有人類存在—至少沒有我們存在。

而那八種毀滅地球的方式,誰又真的在乎我們是如何尋死呢?反正死路一條,世界的終點,我有想過,只是若要悲觀的想,那麼你不會在乎如何求死,只會等死,可是我們的死亡人數若是每年再創新高,那麼就算你活了想要的年紀,也不會有人陪你,地球上你是唯一的人類,難道你不曾厭煩?末日已不再重要,這個藍色星球已經崩裂,誰又會在乎自己會把起點和終點連接起來且是最幸福的人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