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的化身


既然色情與性養大我們的胃口,那麼在臉書找到色情意涵的東西應該也不是難事。在臉書中,你可以找到關於有性暗示的粉絲頁、色情明星等等超過幾百種以上的相關內容,然而實際上,臉書有多少性暗示的粉絲頁,沒有一個統計數字,但我知道的是,關於這方面的社群網站,臉書不是頭一個,其他像是 MySpace 、推特、也有遭到色情入侵的存在。而就臉書—超過十億人數的使用者上—就一定有「性」這玩意兒。


為什麼色情戒不掉?或者是說為什麼有社會的地方就一定有性產業的發生?難道人生來就開始用擇偶的標準去看待異性的標準,並且認為這種標準就一定會成為主流?關於這點,我們先從上章—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說起。那時候取名維納斯的人認為,豐滿的這座雕像就一定是女神的代表,且多數也以「維納斯」為代表,像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這副名畫,想必你一定會有印象—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美麗的金色頭髮,以及在左邊的風神 Zephyrus 以及四季女神 Flora 合力將維納斯襯托的非常完美,加上她是由貝殼裡蹦了出來,據傳說,會從貝殼裡蹦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天與地的結合所生的兒子用鐮刀閹割了父親,將生殖器丟下大海,泡沫中產生了維納斯。然而實際上,這都是美麗的神話故事,加上文藝復興時期對於女神的幻想都是青春、歡樂、光輝為代表,也就因此讓這幅畫更具話題。

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畫作都是以三個幾乎裸體女性為代表訴求,像是西元一世紀的一副古希臘畫作把女子畫成了舞者在畫作前扭動,可是到了中世紀的他斯卡尼所找到的畫作成了平板的仕女圖,完全稱不上美感,人文學者認為「這是對人體的一大諷刺。」但到了波提切利的名畫《春》(Allegory of Spring)當中,又重現女神的經典畫作,他把女神維納斯畫成豐腴的模樣—小腹突出像懷孕的女人,身穿薄紗,那時候的森林與《維納斯的誕生》所呈現的森林幾乎是同一個,但已經變成更加茂密,更加成熟的果實了。最左邊還有眾神使者墨丘利(Mercury),他用手杖驅散風神的寒氣,凸顯春的到來。維納斯的左邊有三個女神,分別是 Aglaea、Thalia、Euphrosyne。維納斯的頭上有邱比特圍繞,右邊的四季女神也變成豐腴了許多,整副畫看起來就像是《維納斯的誕生》的後續版,也因此告訴我們對於當時的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的美麗印象都著重於美是如何產生「唯美」的景象。

多數男人喜歡了解在女人腦袋在裝些什麼,女人反之喜歡看男人的外貌,但依然脫勾不了人對美麗的喜好與追求。

為何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會有這樣的觀感?美麗的義大利都市威尼斯以水鄉成名,而威尼斯由於以貿易為生,加上義大利三邊圍海,也就造成人們透過貿易需求來達到城市的復甦。威尼斯商人透過海路進口印度的香料、地毯、珠寶、英國的羊毛、法蘭西的酒等等,為威尼斯帶來許多收益,加上許多商人來往密切,就為威尼斯的港口增添繁華景象。威尼斯人向來不藏私,勇於向全世界分享喜悅,也就在當時的港口景象充滿豪華的雕刻建築—白色的大理石紋路鑲嵌著班岩石和蛇紋石、金色的床架與門,當時的威尼斯簡直就是現今的拉斯維加斯一樣,只是沒有博奕事業而已,這樣的景象也讓基督教也羨慕不已。繁華的景象造就威尼斯的盛世,由於十三世紀的義大利人們當時對於戰爭不感興趣(但還是有鬥爭),他們轉而投向藝術、人文與科學、哲學的研究,對於藝術,他們自有一套看法,認為美的形象應該充滿舖張性,讓美看起來就是線條與張力所舖設的美感,每種美感都有種放大的效果與透視感,《最後的晚餐》與《蒙娜麗莎的微笑》就是經典之一。對於美的追求,當然要投入愛的精華才能讓美更加成就完美,於是莎士比亞就說了這句:「即便用十二把鎖,把『美』牢牢鎖在密室,『愛』也照舊能把鎖個個打開而斬關直入。」於是乎,我們看見每個藝術作品都有投入滿滿的愛在裡頭,像是《創世紀》的系列,米開朗基羅在西斯廷禮拜堂不知道投入多少心力與情感讓畫作更加完美,由於不可能在天花板上作畫,米開朗基羅於是在一般的版上作畫,然後透過描繪手法再畫上一遍,就這樣畫上了四年時間。

美在當時的十三世紀的義大利時期可說是充滿光輝與榮耀的,而在當時的教育思想家也不斷極力催促他們的實際目標,以致於美也要受到行為的約束,像是在一五五八年由羅馬傳教士吉俄汪尼.戴拉.卡撒(Giovanni Della Casa)所寫的《格調》(Galateo)就不斷徜徉禮貌性的行為,如:

任何人如果兩腿太細,或特別粗胖,或彎曲難看,就不應穿顏色鮮豔或顏色複雜的緊身長褲,以免吸引別人注意其缺點。每個人應衣著妥當,符合他的年齡及在社會中的地位。如果他不這麼做,就將被認為藐視他人的一種表現。你應該慎防任何形式的粗俗表現;因為,不論它會是多麼有趣,高尚人士應該只用高尚的方式使別人欣悅。

這種行為約束都是在幫助人們應該遵守某些道德規範,讓人回歸倫理範疇。可是不知道你是否聽起來有如此熟悉感?這些規範的作用在當時的目的是訓練義大利人們的美德、節儉、公德心,因為目的要使國家健全。因為當時義大利的思想家認為如果要人們做到這些就不如從「家庭」來培養這些美德,可是換作是今天的文明來看,甚至關於人類行為來看,都認為這些說法依然覺得很諷刺了許多。在我們挑選配偶時,還是依然會以美麗、豐滿為主,至少某一部分的男性這樣認為。雖然多數男人喜歡了解在女人腦袋在裝些什麼,女人反之喜歡看男人的外貌,但依然脫勾不了人對美麗的喜好與追求。在整個體型不成比例的維納斯雕像中,由於出土時間比文藝復興時期早,也就讓男人總認為這樣的比例是一種極大的諷刺感,很多人把經典的維納斯雕像跟她拿來相比-短小的四肢,誇張的乳房、腫脹的腹部、陰部,整個手臂折在乳房前都看不見,美國藝術史學家克里斯多福.維特科姆博士(Dr. Christopher L.C.E. Witcombe)認為:「用諷刺性的幽默將這座小雕像鑑定為『維納斯』至少滿足了某些對遠古,對婦女和對某些體驗的假定感覺。」而我們呢?你走一趟色情博覽會或者大型都市,你也能大概認為:「我們對於女性形象從來就擺在胸部與臀部兩個部位,至於臉蛋與身材比例,只要不過於花俏就好。」而看看男性雜誌的焦點也不就擺在女性的誘人姿勢與可愛吸引你的動人臉龐嗎?

關於這幾點,就可以了解,美的觀點—有多膚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