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雨的遊戲


我寫這篇文章前,家中正好是停電的狀態,這對我來說—停電—的確是大不便。除了我的工具無法正常使用外,重要的就是沒有網路可以使用,可以知道外部消息。畢竟我所有的訊息必須透過網路才能發佈,畢竟我需要網路才能知道今天的重要訊息與文章是否有更新。因為如此,我早已準備手機可以當做成行動基地台來使用,搭配我的平板電腦。但今天很不幸的,我的手機與平板電腦幾乎使用到快沒電,手機甚至完全停擺。這時,我望著窗外,看著陽台的景色,突然感覺,我們對於老天爺的臉色,一直無法有效掌握,看著螢幕的氣象圖與毛毛細雨,人類想要改變神對人們的印象,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進行。


不是神不信任人類,而人類不相信神會一直保佑他們,當我們看著傾盆大雨時,以為宙斯要將整桶大水從天而降,事實上。整個氣候都亂了調。氣候變遷的問題一直無法有效解決,只能找個塞子堵住漏水的出口,緩解他帶來的症狀,然而,補完了這洞,其他的洞依然在滴水,根據這幾年的觀察,台灣的降雨量一年比一年還要頻繁,在二零零四年以前平均降下的大雨量次數為二十二,而在去年降雨平均達到四十三次,大雨的次數很少有斷過。自從八八風災所帶來的水災後,台灣的下大雨的次數只會有增無減。而在嘉南平原一帶,淹水的區域依然還是如此。

政府所編列的治水預算一年比一年還要高,結果呢?還是在同樣的區域在淹水,政府怪農民長期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所以才會淹水。事實上,政府想要整頓水帶來的災害,起因是政府本身的作為,也就是說,政府想要讓經濟起飛,很多事情以為只要徵求他們的同意,就可以隨意動工。然而,卻導致受害的還是那些人民。如果政府真的懂得人民的心聲,我想民怨不會一天到晚像個關不掉卻一直沸騰的開水。如果人民真的懂得他人的需求,我想我們的世界早就漫步在花開的草原中,不會有人民要求總統要下台的命運發生,更不會有前總統昏迷了,埃及民眾反而漠不關心,還要抗議軍政府。

台灣的人民一天到晚都在抱怨薪水不高,工作量太多,政府官員吵來吵去,八卦新聞不斷播送。有時候連神明都看不下去,認為台灣人的熱情不是應該只有展現到國際上,只要有台灣的球員、明星、選手等平凡人物登上國際舞台上,我們才會熱情迎接「台灣之光」。然而,想一想,我們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讓世界看見台灣的驕傲?只因為為了打響台灣的名聲,不斷宣傳台灣是個福爾摩沙之島,歡迎來觀光,難道台灣沒有其他不同於他人之處?南韓早不把台灣放在眼裡,郭台銘強調下一支 iPhone 一定打敗三星電子。但看看台灣的品牌不是不好,而是我們不要只為了擴展國際市場,就積極外銷全世界,內需的市場以及品質是否專注好研究開發道路,才能讓世界找到你。如果為了國際而宣揚台灣一定要走入國際社會,那麼來到台灣的「阿多仔」總會認為台灣人的英文還要有待加強,不要只看笑話,更不要拼錯路名、地名等等指標性名稱。

雨還是一直在降,神不肯收手,索爾在一旁問:「我是否也要參一腳?」,宙斯說:「不必了!」波塞頓則也想加入這場降雨的機會,不斷用三叉戟刮起強風,這場雨加上了風,就成了侵襲大地的颶風。人類想要避免風暴的降臨,只能躲在屋簷,用防水閘門堵住水門與家門前的出口。求助於雅典娜,她說:「我也沒有多大的力量可以抵擋。不然,你叫風暴女(Storm)去對抗好了,說不定可以擋住侵襲。」以暴制暴,是我們最常用的絕招,很多的動作片都是這麼做,因為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既然不尊重我,我只好不尊重你。因此,只要當壞角色出手把正派角色給綁架、偷襲、俘虜、傷害,我們都一定還以顏色。事實上,只要當街道遇到流氓份子,我們大多都會閃避,卻有人因為觸擊重要傷害,我們就一定會反擊,然而這就是造成社會亂象的其中之一,想一想,以為到廟裡燒香拜拜,就一定會有神明保佑你?以為到了萬神殿,神一定聽到你大腦在想對他說什麼?以為到了教堂,上帝就一定可以寬恕你每次幹的事?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為何神無法保佑心地善良的好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為什麼冤獄的執行仍然重複發生?如果神真的懂得分辨真正的是非善惡,那麼魔鬼為什麼老是抓不到?只因為一直藏在細縫裡嗎?那麼千里眼怎麼看不到呢?順風耳應該也聽得到風吹草動吧?

不是神不信任人類,而人類不相信神會一直保佑他們。

那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跑到哪裡去呢?他不是先知者嗎?創造人類與保護者,怎麼不見他出來保護人類不受地獄獸的攻擊?他的弟弟厄毗米修斯(Epimethus)老是跟他唱反調,因為娶了潘朵拉,把災難帶到人間,黑帝斯也不太怎麼喜歡宙斯,人類的災難禍害不斷,難道只是因為人類自食惡果?所以神的力量再強大,尤拉諾斯(Uranus)與該亞(Gaea)、海潑裡恩(Hyperion)、歐申納斯(Oceanus)、忒彌斯(Themis)斯等泰坦神祇也無能為力幫上所有忙,連克羅諾斯(Kronos)也是帕修斯(Perseus)用勝利之矛給擊敗的,我們有什麼好指望神會給我們全力的幫助?

想一想,大自然所造成的迫害,不是人類去形成嗎?如果我們不造紙,少砍一點樹,不是可以幫助雨林來呼吸嗎?如果我們不強迫多製造經濟奇蹟,那麼人還有可能過勞死嗎?(當然有,人類還是可以因為享樂過頭而忘記自己的所作所為)如果我們多更關心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難道惡魔也會藏在草原當中,如在黑暗中的猛獸盯著你看嗎?我們太關心前方的道路是否還有路可行,一天到晚求神問卜。然而,就算問過了神,請示了乩童,解鈴還須繫鈴人,看了籤詩後,明白不管這是上上籤,中上籤,中中籤,人類真的聽得懂神明想說的話嗎?還是如《千字遺言》(A Thousand Words)的傑克.麥考爾(Jack McCall)對著星巴克的店員比手畫腳後卻點了六杯咖啡加上三片 CD?實際上不然。

人類如果真的懂得自愛,神明會多疼愛你一些。事實上,神是否真的存在不得而知,科學的解釋告訴我們,地球不是為中心點,太陽才是,宇宙的奧妙與輪廓,全靠人的想像力形成,神的監督卻是讓我們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淵源,罪惡的魔鬼如紙牌上的預告,宣示下次的行動暗號是什麼......

人類,只能各憑本事開始玩著猜忌的遊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