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私人房間


新北市樹林區發生一起滅門血案。四月九日開始,撥打死者的手機不通,故而聯絡死者的胞弟,在十二日晚間抵達死者的住處時,大門反鎖,警消破門而入,發現一家四口倒臥主臥室內,死者倒臥地板上,死者的妻子則被壓在死者身下,大女兒與小兒子分別倒臥在床上,而死者並未留下遺書,卻在牆上看見「這是我的,我會報仇及恨」的字跡。後來在追查之下,發現字跡類似死者的妻子,而血跡為死者,但後來證實血字為死者所寫。

一開始,警方與媒體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一家會尋求死亡?根據警方所描述死者有吸毒習慣,加上妻子罹患癌症,還有腦性麻痺的小兒子,及更多的生活龐大的經濟壓力,可能導致這起慘案。警方推斷可能是死者趁妻子、大女兒、小兒子熟睡時行凶,再來自殘,再用血寫下那些字眼,而這些發生時間應該於四月七日左右。


當媒體在回顧那兩位小朋友,尤其是那六歲大的女兒時,幼稚園的園長與老師不敢相信她會遇害,而老師們也不敢告訴班上的其他小朋友這項事實。這起案件總讓我想起許多無辜手下的亡魂,有多麼殘忍。過去類似的刑事案件中,也有因為債務人帶來她的小孩而慘遭無情之手成了冤魂外,更有許多無辜的小生命就這樣死在刀口、槍口下,殺人兇手大言不慚的說:「因為他看到了,我擔心事跡敗露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就休了他!」令人髮指的還有奪手七十七條人命的挪威殺人犯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他說:「我是聖殿騎士團(Knights Templar)的一員,我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小組,且和另兩個小組有關連。」他稱讚蓋達組織(al-Qaeda)是最成功的激進團體。他還說:「不害怕在監獄度過餘生,因為我就是出生在一個不能自由表達我信仰的監獄,而那是挪威。」他還更想殺害更多人,對他而言,沒有悔意,沒有埋怨,只有勝利。

為什麼這些人會充滿恨意?而為什麼小孩與婦女們總是成為槍下亡魂?難道道德已經喪失?還是我們的法律對這些人根本不痛不癢?事實上,不是法律無效,而是法律制度的背後總是有一些莫名程度的操控,我舉個例,像是在台灣,總是會聽到因為撫摸女性胸部、大腿或是言語性騷擾導致的官司,而這些審判的法官所審判的理由千奇百怪:因為不構成性暗示,或者意圖沒有明顯公開、還是被害人的觸摸部位與大眾認知有落差所以「放他一馬」,或是被關個三、五年就可以出獄或辦理假釋,這就是明顯司法道德問題。誰知道每個罪犯出獄再犯率有多高?根據最新資料顯示性侵犯的再犯率有九成五,毒品犯有六成八,就算減刑犯的再犯率是百分之十六到十九,也不能彌補被害人百分之百所造成的傷害。而在日本警察聽統計下,對於兒童性犯罪者再犯率仍然是假釋者的兩倍,也就是說,傷口上不斷灑鹽只會增加傷口的感染性,更會增加心理的痛楚。

我實在不難想像司法對於現在人有著許多的疑問與不解,就像許多申訴案件,原告與被告總是因為「某句話」還是「惡意行為」就提起上訴,雖然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畢竟已經造成刑事傷害,民事金錢糾紛,但多數的誹謗行為只是出於個人的有無心意。如果我們總是一直想太多,而媒體又開始捕風捉影,寫下一些不實報導,自然我們就會做出無謂的聯想,如果男女「朋友」不能互相吃飯,那麼又何必又要去當「朋友」,而不是情人,而我們就會猜想兩個人關係匪淺,一定有曖昧,就會寫下兩個人互相「交往」,關係密切,愛看八卦的我們也不是想看名人的隱私生活面嗎?

換句話說,我們喜歡看名人跟哪個名流往來,哪個人跨入哪段戀情中,誰是小三,誰又索償高達幾百萬的贍養費、生活費,誰又跟誰離婚,而我們沈醉在別人的戀情中,卻也不願把自己的戀情公開在陽光下給其他不認識你的人知道。那麼我們保護好自己的隱私,私探別人的隱私時,沒有想過這是什麼樣的道德問題嗎?也就是說,我們探查他人的祕密時,其實也是追問天下根本有無的新聞。有一項裝置類似我們這樣的行為:在澳洲所展示出有趣的互動藝術,你進入房間內會看見四個洞口,你會好奇的往裡面瞧,你會看見你背後的狀況,包括你後面進入的觀眾,你看得見他們的情形,但是你會慢慢發現,有些人根本不存在,有些人還會跑來跑去,而這些不存在的人並非是「靈異現象」,而是預錄好的影像。

這不僅窺看我們的好奇心,也窺看我們對於道德的質疑性。當我們講求自己的權利公平正義時,很容易以自己為單位,全力訴說關於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對待,在〈自主的我們〉那篇時,我講求到小孩總是以自己為優先考量,誰管他要當第二還是第三?而在一個實驗時,給受試者一個不屬於他的禮物時,他就會把它當成「自己」的,而非他實驗者們所給予的,換句話說,我們不是自私,而是不知道所謂的自私的界線是屬於自還是支?也就是難以規範那條界線是自己所有,還是分支所有,範圍有多大,也不能拿捏。

因此,我們就能想像我們對於道德的瑕疵有多麼明顯,明顯到連缺口都看得一清二楚。為什麼有些人棄置小孩不顧,甚至還殺了小孩?而又為什麼要在牆上寫上「這是我的,我會報仇」這些話,難道不是因為得不到而引發殺機嗎?人類是不是自私,在〈私愛〉有清楚的解釋,但不還足以解釋更多的道德問題。我從來就不相信這世界的舞台已經和平落幕,我的意思是說,就算不去觀看各類新聞台,只看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動物星球(Animal Planet),甚至每天只看動漫,也不能防止憾事發生,因為事實就是「事實」,你不能否定殺人、動亂、戰爭、饑荒不會發生,更不能說人類世界很美好,只因為我們很守分寸,很有法治觀念。畢竟舞台的亮麗與舞台下的內幕是不一的,況且有許多的真相不知道是演給誰看的,是小孩還是我們這些懵懵懂懂的觀眾?因此,我必須挑戰各類的觀點,看出人類演化不同面貌,且呈現給你看,道德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不是自私,而是不知道所謂的自私的界線是屬於自還是支?也就是難以規範那條界線是自己所有,還是分支所有,範圍有多大,也不能拿捏。

很多人說:「社會已經病了!」而我認為這社會本來就沒有好轉過,就算曾有,也只是高燒漸退,不是完全康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