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私的教養(下)


你說,這樣的前提之下,孩子的理解可以清楚透徹嗎?當然不可能,所以卡通動畫,只要是夠特別,夠鮮豔的色彩下,孩子心靈就容易受到吸引。想想若卡通呈現黑白時,孩子的專注它的時間有比過去長嗎?應該沒有多少,至少黑白卡通在現代已經難以看見。(何況幾乎已經邁入3D時代了!)

教育的問題在於我們有無那麼自私,可以多陪孩子一點,不要那在乎三十分鐘。但諷刺的是,我們都陪孩子超過三十分鐘(從小太關心)造成孩子想要你陪他多些,才有威嚴的角色出現,什麼都要求孩子一定比其他孩子不同,更傑出時,不難保證還有下個動物化父母角色出現。而在講求人權的西方國家中,自由民主比教養還重要,所以要求父母不能打小孩或不能打太過猛的情況常常出現,造成問題父母也跟問題兒童快畫上等號了!

東方的教育與西方不同,我們不該拿西方與東方作比較。然而問題是不管是哪一個父母還是哪一個國籍的小孩,我們處處講求人權,講求他們也是個小生命,所以該有活著的權利。所以不能放棄小生命,不能放棄需要插管治療的幼兒,所以擺脫呼吸器或是有早產兒的父母,我們應該極力愛護嗎?甚至到溺愛的程度?

這實在很矛盾的觀念。我們因為愛小孩所以才去教養小孩,造成過度愛寵,過度保護,所以每個都是小大人,每個都自私需要父母來抱抱,造成孩子的心理只要父母,別無其他,所以我們老是看見許多小豬搶喝母豬的奶水,排擠在外的只能乾瞪眼,人類的孩子也是如此,弟弟看見哥哥有的,他也要一份。難道,我們從小就如此自私?

當然,也不能這樣斷然認為孩子從小就這麼自私自利,但的確看到的現況就是如果父母極力讓孩子從小生活在「愛的環境」中,他就有可能都有搶一杯羹,尤其是獨生子女。因為現在的父母越來越晚婚,或者都是年輕父母的情況下,我們的心態觀念可說是尚未成熟發展,也就是說,我們一見到可愛、俏麗的、鮮豔的物品,馬上就立刻變身為少女(少年),然後直說「好可愛!」就陷入在夢幻似境的童話世界中,不然就是如晚婚的父母一樣,就得先面臨時間無法與孩子同步的危機中。然而,就是時間與心態觀念造成父母跟著與孩子一起說「好可愛」的狀況下,家庭猶如生活在糖果屋一樣,甜蜜讓人分不開。想想父母見到自己的孩子時,誰能抗拒那孩子「好可愛」的笑容與懵懂無知的表情呢?

因為孩子有這樣的吸引力,所以我們就會啟動同理心來個母子依附感,讓孩子依偎在我們身邊喝母乳,在父親身邊有個堅強的依靠。這樣的情況下,孩子自然而然與父母相連接,成為孩子的依賴。長久下來,堅固的家庭關係自然建立,那麼孩子跟在父母身邊學習機會變多,模仿時間變多,就會產生社會行為化,進而影響孩子與人群之間的相處模式。這套流程下來,難道父母不會長期影響孩子的思考發展?

只要是人權的狀態下,只要有生命的狀態下,只要是我們自認為是「人類」的本質下,當然就把每個孩子是為身體的一塊肉,這是正常的。反之,如果如出生像「德州電鋸殺人狂」的環境下,想想我們還把他當做「生命」嗎?這樣談,或許太極端了些,但事實情況卻是父母若生來無私奉獻,不求回報與嚴厲控管孩子的規範時,孩子或許不會跟你太吵一架,即使當下有,孩子在未來某一天也會了解「把醜話說前頭」的管教是很有用的!至少我們家庭的管教方式都向來如此。

但有趣的是,所謂無私奉獻都是一種另類獎賞,這在前幾篇有提到,再此不多說。反觀我們父母真的若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恐怕在這樣的前提下,犧牲的都是「時間」吧?而這裡的時間指的卻是在公司工作的時間,非與孩子玩伴的時間。所以常常聽到:「我這麼辛苦工作都是為了你呀!你看看,你看看怎麼你的數學成績還是考得一團糟?」,不然就是:「你怎麼老是聽不懂我的話,你又跑去哪裡鬼混了呀?」孩子從零到三歲是一個關鍵期,許多的思想啟蒙在這裡線路接通,但我們父母卻從幼稚園小班到大班才開始「體驗管教」的滋味,也就是說錯過重要時刻,所以我在這裡所談的「孩子」,多半從小學開始談起,直到國中到高中。當然青少年(女)的思想與小孩的思想不同,但相同的是,父母已經教化他們的社會行為,導致許多社會行為油然而生,像是分享、出借與歸還、人際關係形成的社交圈大小、語言的刺激、擁抱、親臉頰、問好、模仿、說謊、歧視某個人或食物(挑食)、服從、他人對我的印象等等,社會行為影響人格發展,進而影響孩子的品行道德觀,每個環節這樣相扣,難道你從來就不認為這樣管教孩子不會造成的孩子的心理陰影嗎?其實都是默默的,畢竟影子成黑,你不難察覺異狀。

所以,回顧這幾篇下來,你不難發覺,孩子的人格從養成到生成,都是一年一年這樣付出來影響,從「依附」到「依偎」到「依靠」到「依賴」,孩子與父母生活那麼近,幾乎沒有距離得影響孩子的大腦神經發展。想想,孩子內的思緒幾乎要跟父母靠攏,自然的那自私分子不會放過,也就是說,所謂自私的基因也不過是我們體內的一個編碼,只是要它要開多大有多大而已。我們體內每個基因的組合都是一個開關影響同理心的運作與道德的判斷,而父母必須有效控制孩子的社會行為與環境來的變化,好讓孩子的基因可以適應整體社會,因應需求謀生。但我們後期不是給得太多就是太少,讓孩子內的基因時而出現天使與惡魔天人交戰,誰也無法理性安穩渡過這座吊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