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結婚夢


說談戀愛要趁早,其實也不難看出跡象—很多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都已經開始對身旁的異性充滿好奇,甚至有的只有幼稚園大班的學童都宣稱他(她)有女(男)朋友!這是什麼樣的心理,讓我們對愛情這麼追求心旺盛?難道異性的生理特徵因為與我們不一樣,所以才會說—哇!他有小雞雞!哇!她有大胸部!哇!她沒有那個......
想想你自己的童年生活,是否望著隔壁班的女生偷偷看?是否總是刻意經過她的身邊,只為了想與她多說說話?是否故意掀她的裙子看她的裙底風光?是否故意去整她?甚至爬過圍牆再多看她一眼?這就是愛情,年少輕狂的我們,總是認為愛情的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就是未來備受矚目的一對,有些在班上的同班同學還會看見兩個人互傳小紙條,就把兩個人湊成班對。那麼真的就是班對嗎?還是為了好玩所設下的遊戲陷阱?
曖昧—我們都會,想要故意刺探對方的心理,我們也會,像是向同事、朋友、朋友的朋友打聽對方的訊息,故意傾倒在他身邊,總是刻意在她身邊徘徊,或者在網路上找尋他的訊息,甚至一直接近他的任何資訊,我們都會去擷取,不會放過或者錯失。這就是愛情,愛情從小到大,沒有放過我們,情感的建立,對一個人的好感,我們全部都會表露無遺。
那婚姻是怎麼回事?人類世界裡,怎麼會有“婚姻”這兩個字?動物世界有嗎?我記得,不曾有過,你有聽過兩隻烏鴉要結婚嗎?你有聽過兩隻黑猩猩要走入禮堂嗎?你有聽過獅子要共組愛巢嗎?你有聽過兩隻相愛的鯊魚要成為一個家庭連理嗎?沒有,真的沒有,那人類世界為何會有婚姻?愛情的連結項目已經夠多,夠煩人了!難道結婚就是最好的選擇嗎?我沒有聽說,談了十五年以上的戀愛沒有走入婚姻這項關卡,也沒有看見愛情的開花結果不是婚姻,而是代替項目?例如同居。
於是乎,結婚成了最好的“目標”。不管我們如何聽情歌,永遠都在愛情的世界中旋轉,從單戀、苦戀、自戀、熱戀、到一言難盡、分手、第三者介入又再一次單戀、苦戀、自戀、熱戀、到一言難盡、分手、第三者介入不斷循環,然後最後高唱明天我要嫁給你啦!或者嫁給我!所以,我們不難猜到—原來愛情的花招還是那樣,怎麼樣都吃不膩,怎麼樣玩不累—這就是愛情。
再深入一點愛情的中心命脈,那它最基本的核心是情感,情緒讓它包圍-真愛是個難以摸透的玩意,包容並且相信、體貼對方未免太膚淺了些,但我們就是會記住對方的溫柔與窩心,如果你問已經失戀的朋友們對於前另一半的印象有什麼讓你深刻的部分,大部分會說—我記得在我的生日時,他帶我去看那不曾見過的秘密花園,他知道我喜歡吃哪一種美食,他清楚我討厭哪一種味道,我的好與不好,他對我瞭若指掌。這就是愛情。
愛情是否那麼需要趁早去接觸,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愛情的整段過程,到婚姻的白頭到老,與老伴的緊密接觸,都是讓我們心頭有最深的依靠,如果你的老伴陪在你的身邊,更應該感謝他陪你一路走來,緊緊跟隨。
超過一千名以上的夫婦平均追蹤二十五年時間的研究團隊在一項發現中,了解婚姻長期維持幸福的秘訣。而這是由金賽研究所來自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研究,這些夫婦來自美國、巴西、日本、德國與西班牙。
男性在這份報告指出,長期的承諾關係可以帶來穩定的婚姻品質,女性則表示在婚姻關係中,擁有美好的性生活會帶來快樂。其實,這不難看出一段婚姻要維持健康和諧,就是要兩端要共組平衡。另一方面,在五個國家中,日本的婚姻比起美國、巴西、西班牙的婚姻還顯得更幸福,如果男性可以為婚姻帶來親密的擁抱與愛撫、親吻等舉動,那麼婚姻的進行曲會演奏得更加順利。
人類的婚姻如要走得快樂與帶來正面的情感輔助,那麼兩方的溝通就進行得順暢無比,才能帶來此幫助。但是我們始終不懂的是有誰的婚姻像我們一樣是這樣的—有家庭的觀念的?有哪一種動物是彼此知道,我只能愛上一個女伴或男伴的?人類這動物不是傳統的一夫一妻制,真愛能不能在這裡找到共鳴點,還很難定讞,只是我們曾幾何時只愛上一個人的?難道腳踏多條船不能知道真愛是真正的愛情,還是我們這動物所爭奪的愛情?
也就是說,我們該用人類學的觀點去看,還是用動物學的觀點去看?或者乾脆用道德來定義人類向來不是如此?那麼當初你找到的另一半的他,是用你的情感去看到他,還是用你動物這種心態去看到他?孔雀的尾巴是否需要又長又華麗,每隻母孔雀的觀點也都不相同,每隻母黑猩猩的臀部是否要多紅,來吸引公猩猩的注意,每隻公猩猩的觀點也都不相同,那麼我們這人類是怎麼看出端倪的?難道人類的嗅覺可以聞出好感的氣味嗎?還是我們的視覺本來就可以看出她來?或者,這是聽覺搞的鬼?嗯,感覺好像也可以,人類這動物,從開始去解釋愛情,再去解釋婚姻、家庭等觀念,向來擺脫不了我們的天性—我們身體裡的本意。
那身體要怎麼解釋愛情?還是除了讓你自然心頭小鹿亂撞外的另一種特徵?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