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性浪潮


我想,今天的一則很重要的新聞莫過於一位慘遭家庭暴力的婦女被前夫以剪刀刺死吧!而這則新聞也刊登在今天的蘋果日報作為頭條。這位家庭婦女在前個月左右才在超視的電視節日—非關命運控訴自己的丈夫與自身的遭遇,如今遭到不幸。該名的主持人—于美人說:我們手已經伸了出去,卻依然拉不回她的手!
而我們呢?我們的生活是否也都會這樣,看到自己的家庭幸福美滿,卻沒有想過家庭暴力會在我們四周環繞,甚至已經滲入我們的社會的角落中。
該名婦女只是一種個案,因為全台灣受到家暴的婦女不只有她一位,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Modern Women's Foundation)的統計,全台灣有三十萬的婦女生活在家庭暴力恐懼中,而去年通報的家暴案例高達十萬件,如果以結婚人數來看,那麼這種問題的嚴重性恐怕不止於此,但我們為什麼這麼容易忽略它,我是指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將受暴婦女完全擺脫家暴的陰影?即使有個保護令,又怎麼樣呢?那不是免死金牌,也不是護身符,更不是解藥,我如果是那位有暴力前科的丈夫,我也無視於它的存在。
把話題轉換給色情,如果色情能夠帶來正面好處,那麼為什麼有人看著它依然作奸犯科?如果它可以帶來性慾的好處,滿足彼此夫妻間的性生活,那麼為什麼夫妻的做愛次數每況日下?如果色情是正面的,那麼為什麼你夫妻之間的性滿意度會不如從前?在兩零零七年的調查中,台灣的男性一分鐘就可以射精至女性陰道內,而性滿意度平均低於正常射精的男性(時間在六點五分鐘內)為低於百分之二十三。可見男性對於性的觀念還是不足。而在全球的一場調查中,也是由一家保險套—杜蕾斯(Durex)在二零零九年的調查上,全球男女每年平均做愛次數為九十六次,男性大於女性,次數為一百零三比八十八,而美國對性態度較開放,中國內地較保守。你可以想見,性對於我們的想法已經那麼根深蒂固。
而色情又是怎麼回事?而全球每年做愛次數為九十六次,這是多還是少?美國人每年平均做愛次數為一百三十二次,這很多嗎?中國人做愛平均次數為六十九次,這很少嗎?台灣人的做愛次數好像不怎麼多(最新的調查為每年平均八十八次),但是有看過色情影片的人數可能會大於這個次數,一位男同事這樣大方的告訴我。
“誰沒有看過色情片”,說穿了就是A片,可是我們對這個影響力不容小覷,如果色情可以當作一門藝術,那麼為何有些人色情片看多了,就想“實地演練”?甚至直接在公車上,公園裡,校園裡猥褻國中生,小學生,甚至同校女學生?當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總裁史特勞斯.卡恩 (Dominique Strauss-Kahn)涉嫌性侵一名女服務生時,甚至強迫要她口交,然後在出關前被逮捕帶回紐約市警局,移送檢方偵辦,這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嗎?
如果紅燈區在台灣可以合法,那麼我們對於性的觀念還落後不足,因為太多的文化教養根本就是在色情地帶上來回走動,你如果走在萬華地帶,那麼可能會被帶往摸摸茶的地方,然後你就上鉤了!(我就有一次差點被帶走),你想想,色情若是正面,那麼我們的觀念不是像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一樣,有個明顯的合法區域可以執行,反而充滿了許多變數與不一致,那麼就是台灣人對於色情的本身就是負面!所以我才會說色情與藝術,你就會混為一談!
你如果能夠看開,那麼色情類的新聞不會天天上演,不是猥褻就是性侵,不然就是偷拍裙底風光,在公共場合裸身等等,可見色情還是那麼不足—於取代我們的文化思想。雖然有性侵的新聞,全球也都看得到,也時常耳有所聞,但是色情影響我們的思想已經太深遠了!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釐清整個觀點,太多的色情與性調查,我們也不是就可以知道性到底需要多少次才能做愛一次?有人說三天,也有人五天甚至一星期,但也不能因此表斷我們對於色情就沒有需求?也就是說,色情這行業不會消失,更不可能從地球毀滅,只是我們被它掌控太多了!男生不會講笑話會牽扯到色情,而女性也不會談話講到身材和性之間的關聯。總之說,我們人類這種“動物”,性這檔事已經不像過去用生殖這件事來蓋過,而是色情與性就可以把人類的幻想全部收集成新的“物種”,也許,女人的高潮,也會有不同的解釋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