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快樂的結婚吧!


首先,讓我們看一段影片—

然後,再來看看這一段同樣的影片—

嗯,你有什麼感覺?結婚似乎變成人們最終的道路選擇,當人們談了一段戀愛時間或者同居一段時間長後,自然就想更昇華為結婚這ㄧ路,但畢竟人們不是指每個人,而是大部份的人們。每個人是否要走上結婚這條路,首先必須要找到一個對象,且是你適合的對象,瞭解你的對象,但並非每個人在愛情中的這條路都是走得平順,又或難免有些小傷,而是被人欺騙,被人當作第三者,被人當作白癡耍,被人有那看不見的未來而不知歸向何處?也因此,你如果想要走上結婚這條路,那麼請你繫好安全帶,以免上路的同時,被碰撞,躺著也中槍。
有人跟我說,他是個標準的不婚族,是個快樂的單身人士—我不需要有人分享,共同主導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很好,你能自己自給自足,自得其樂,沒有什麼不好,你過得快樂,只要你過得比我好就夠了!也有人跟我說,單身沒有錯,因為我是個能夠分享自己生活的人士,我有能力承擔責任,我愛我自己的生活,我有朋友、家人分享,我也有性生活,我現在所擁有的任何一切,我都很滿足,我不需要有人能夠親密貼近我現在生活圈,也不願意有人能夠完全傾聽我內心的聲音,我保有個人隱私權,總之—我很快樂!
這是我聽到的單身人士的“說詞”,我不知道他們所謂的快樂是否包含曾經談過戀愛的快樂?我也不清楚知道單身人士終身都是“一個人”是否能夠享有“快樂”的權利?畢竟你若是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沒有人聽你的聲音,你是否還會快樂?還是這種快樂是種強顏歡笑的快樂?你若是真的快樂,那麼為何有些人強顏歡笑對他們而言依然這麼難?你若是真的滿足,那麼為何有些人至今仍然無法獲得真實的快樂?你若是感覺自在,那麼為何好好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依然無法獲得心靈解脫?
單身沒有錯,錯在你若是每個人想法與你都是相同,那就大錯特錯,因為全球近七十億的人口沒有人要結婚,沒有人要戀愛,沒有人要生孩子,也就沒有人知道有家庭的滋味到底是什麼?你若是想領養一個孩子,那麼你必須透過人工受孕或者代理孕母(台灣好像沒有合法化),然而,你也必須有“能力”扶養他的未來,否則你的故事不是像“我的火星小孩”(Martian Child)不然就是“孤兒怨”(Orphan),差別在於一個是喜劇收場,另一個是悲劇結尾。
單身沒有錯,真的沒有錯,可是我們若是深入思考單身的內心世界,難道每個人就該走向兩個世界的差異化嗎?一個渴望戀愛卻沒有人愛,另一個是永遠快樂的單身人士,這兩者的存在的社會,往往讓人容易進入我該戀愛嗎的迷途?否則,每年結婚的人數都是創新高,在今年的一月一日有六千八百多對完婚,而去年的九月九日有六千一百多對完成結婚手續,而十月十日有兩千五百多對完成結婚,結婚人數這麼多,我想十年後的這些“新人”仍然快樂嗎?至今依舊是問號。
“我們結婚吧!”,對於長期有段感情經營的情侶而言,最終都是我們結婚吧來踏上家庭的一路,我也很希望他們這些人可以幸福,可是結婚的道路並非完整像鐵軌可以完美的接軌在一起,而不分開,不排擠,不因為外力而摧毀。而單身人士也不是永遠可以happy一輩子,人生潮起潮落,很多大風大雨也需要朋友來扶持,共同面對,你若是想要獲得快樂,有時候自得其樂不完全就是必須要選擇的路,而是讓自己與快樂並存—當然,這本不是快樂祕笈,我也很少指示你要怎麼做才知快樂在何處,所以跳開愛情的包袱吧!有時候衣服穿得太多,透明反而自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