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0的文章

數字誘惑

就在上篇的文章中,我提到很多女性對於陽光這件事都是能避就避,這點,有些愛運動的、有運動習慣的、有上瑜伽課程的、上健身房的女性可能因此而抗議,嚴正駁斥我的說法,認為我很喜歡戶外活動啊!我很喜歡慢跑、騎單車、游泳、爬山啊!你怎麼能說我不喜歡陽光這件事呢?但我的意思往往引起贊成與反對的兩種聲浪,我的說法能引起你的迴響、支持,我很高興,如果引起你的反感,你可以排斥、抵賴這種說法。其實,我們看這個世界上的光明與黑暗面,往往都是由這兩者共同來平衡主持著。
有一部電影名為超級戰警(Demolition Man),主角是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Gardenzio Stallone)與衛斯里·史奈普(Wesley Snipes)、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等演員,前兩位是警察與罪犯的角色,從過去來到未來。在未來的世界中,不准口出穢言,必須以禮相待他人才能共處,連性愛也只能透過幻想來進行,但其實很多人不滿這樣的遊戲規則,紛紛在地下成立新的世界,就這樣從光明延伸到地下的黑暗面,結果這種美好的光明還是被黑暗給侵蝕了近一半。我們常常看別人的檯面光鮮亮麗,誰能知在他背後的心情故事?誰又知道人底下的不為人知的一面?當然無人知道,可能連你自己也沒有察覺到隱藏的黑暗面是什麼。
不過,現在我們不談暗黑人格,而是想想感覺對於時間還能影響什麼?當有些人躁鬱症、被男朋友、最好的朋友給背叛時,她們會大買特買一番,盡情的刷卡、花錢不手軟的揮度過日子。有一部電影就是說明類似的情形—購物狂的異想世界(Confession of a shopaholic),但並非那麼嚴重有了情緒疾病的傾向,我們卻看見購物狂的想法已經影響了感覺的運作模式。在全世界,因為情緒而開始購物的人占約百分之二到八,女性為八成,台灣的人應該也不少。這種因為感覺作祟的心理觀念,常常因為壓力、人際關係、情緒、感官而讓自己不買不行,當他們覺得花錢的那一瞬間,就有種痛快的感覺時,可能就會覺得“我買到了!”那種興奮感!也因此,週年慶的排隊商品,對那數字的誘惑力更是無法招架得住。
我們常常被很多數字給迷惑住,先不談時鐘上的數字,光是“限量”二字,有人就開始心動了!才不管他買的實不實用、有沒有療效(包括心理及生理),所以很多人對於買一送一大於半價的抵抗難以承受,因為光是一這個數字,就讓你認為很值得。
另外,常常看買第二件半價、還是滿一千…

感覺到時間嗎?

認真看“時間管理”的這件事,我們都在學著做,無不希望時間用在我們身上,可以發揮最大效益。但時間並非那麼精準對時,就像你手中的電波錶,總是三個鐘頭對時一次,連原子鐘的準確率也並非百分之百完全的不用調整誤差,但我們對時間的要求,不會像它那麼有效率,也一定要保持一定的準確度,才能合乎我們的內心時鐘。
我們透過光照現象來適應白晝黑夜的現象,也就是說,我們是光的一種產物,有光的增加到減弱,適應光的反射、折射、照射,來調整我們的生理時鐘,也因此,光對我們而言,是何其重要!因為這樣,時間的長短,像是光的偏射現象(也就是光源的照射下所反射的兩種以上光影),就是一種感覺誤差,這裡的意思是說,光的起落,從太陽昇起到夕陽西下,短短的近十二小時的照射,我們的感覺因為光所映照在我們身體的反應、光影而讓我們的感覺就不同。
有個德國研究說,下午一點是最適合開口要求加薪的時段,下午三點女性脾氣最暴躁,下午六點男性容易妥協,國內的醫師則保持保留的看法,而訪問了上班族的意見,大多的說法都是異口同聲的表示認同這樣的情緒變化,而我呢?有待查證。但情緒上的時間表不能因為歲月的指數變化而產生明顯的差異;明明與老闆大吵一架,而故作鎮定說心情還不錯,只因為今天你的星座運勢還是心情量表說是今天是幸運的一天,這樣的強顏歡笑,只會讓你的情緒像是埋起來的包裹,永遠不知道一個大形狀的物品,是空空如也,還是真有其物?
時間上的有無情緒反應,我是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如果你男朋友在你生日當下硬是不陪你過生日還是願意買給你最愛的禮物,你大概會心浮氣躁,這時來首“祝我生日快樂”也不為過。但這是很極端的例子之一,但你實際上可能不在你生日當下,你就先下手為強了!很多自主的女人,大概不願意等她的男朋友送她ㄧ顆Tiffany & Co.的ㄧ克拉鑽戒,也自願花小錢自己存錢買小克拉的戒指犒賞自己,或者她寧願花費高單價的寢具,也不願意等她的家人買來送給她,現代的女人的消費主義都很強,也是百貨公司一二樓的專櫃設計給女性的原因之一,但仔細想想,你花費了這些,你是用什麼心態來花費的?我的意思是說,你花費的當下的感覺是如何?是很高興呢?還是有些不情願?或者在算計優惠時,才發現買兩千送兩百其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只因為你的消費門檻太低?
自然光源可以讓我們心情變得很好,如果日曬大約三十分鐘,你的感覺會非常舒適、平靜,容易簡單看待事情(尤其對精神疾病的患者而…

時間管理

連小孩子都知道什麼是淹水,什麼是颱風,什麼又是家不見了!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對面的國小傳來孩童玩耍的聲音,他們玩什麼遊戲,我不清楚,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當最近的雨一直下,新聞不斷這樣報導颱風的消息,我們就不得不注意它的動態,及未來的路徑變化。新聞節目形容這個梅姬(Megi)颱風是一個很奇怪的颱風,它從菲律賓呂宋島登陸後,本來預測它是要朝北北東的方向前進,後來修正它的方向朝北邊前進,呈現九十度的轉彎,這樣奇特的現象,讓人對這個颱風不知該如何是好,雖然中央氣象局嚴密監測,各地方政府也不敢大意,小心提防它的威力,但雨量已經為宜蘭帶來驚人的降雨量,新聞說已經淹個半個宜蘭,蘇花公路也中斷坍方,難以通行!
天氣難以預測,這句話我曾經有說過,靠著過去的數據資料,也很難會見到未來的走向是如何,憑著信念與直覺也很難打下一片江山。所以,時間的一種不確定性,常常讓我們焦頭爛額,傷透腦筋,就在上一篇中提到,我們在多人的時間中,常常會因為時間難以評估或者別人的時間壓縮而影響到你對時間的觀感,導致時間總是忽長忽短,但實際上它還是一樣的,關於這一點,我會一再強調。
不管是什麼值得紀念的節日,還是什麼有意義的慶祝,或者是朋友的邀約,我們一定盛裝打扮自己最好看的樣子前赴參與,但你一定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什麼它結束的時間這麼快?明白的說,是什麼原因讓我們感覺它走的這麼快?這麼難以不知?原因在於你只專注當前,不注意當後的人,一個有名的實驗證明說出這樣的現象,在一個穿著一黑一白的球員中,五個人以上分別玩傳球的遊戲,請你看一段時間後,問黑(白)色球衣的球員分別傳了幾次,結果有一個穿著猩猩裝的實驗者,在裡面快速閃過,問題是你有發現有猩猩嗎?很多人都沒發現,需要倒帶才行。另外一個實驗,請大約二十位受試者觀看電影,這電影中間的橋斷插入一段爆米花的圖片,以不到一秒,甚是不到十分之一的秒方式出現在他們的電影中,結果,只有不到兩位的受試者想出來買點爆米花,這種激勵刺激常常出現在我們的視覺影像中,不管請你注意不該注意的,或者請你買點可樂、爆米花來吃,這種訊息只想告訴你,你真的看見了什麼。
眼見不為憑,我們卻還想見樹不見林,只因為時間太倉促,太忙,讓你不知如何分辨事情的輕重好壞,即使你身邊有個助理或者實用的iPhone等智慧型手機,也是需要人去經手管理,都只因為工作清單是人造出來的!我們如果真的事情太多、要處理的電子郵件太多,要回…

多人時間

毛毛細雨,天涼好個秋,轉眼真的感覺到是個秋天。我很喜歡秋天大於整個四季,也大於其他季節所帶來的變化,如果要用顏色去形容秋天的顏色,那必會是土黃色,再加上點橙紅色的點綴,整個季節是屬於淡淡安靜的氣氛。因為如此,相對其他的季節,春天、夏天及冬天,那就會是個綠色、藍色、銀白色交織的感受。我們知道季節常常讓人情緒多變,對有季節性情緒障礙的患者而言,情緒讓他們感冒。
當然,這系列的主題,我還沒有準備討論說明季節性情緒障礙,因為時間的議題還沒有結束,我還是先看看季節給時間的感受是如何吧!從這個季節開始,秋天是個轉換冬天的時期,秋雨時分,我們的情緒常常伴隨著人們的生活而安靜沈穩,收斂低調些,也讓我們的感覺總是隨著落葉而飄下無奈的感觸。你回顧從前,總是忍不住想拿起以前的舊照片來回味,夏天過去了!怎麼這麼快?怎麼這麼還來不及收拾過去的記憶?一年的感觸很多都發生在這裡,所以就讓人有衝動的慾望,讓人想分享自己的情緒。
我們的購買清單中,秋天的味覺不輸給其他的季節,你知道的,除了平時的週年慶外,還有螃蟹、柿子、柑橘類等食物吸引你的味蕾外,最主要的,還是你的大腦對於整個這秋季的感覺。秋意濃,需要點保暖的商品暖身,需要點犒賞自己的商品,所以在耶誕節的前夕,很多人都會大肆購買番,他們的採買清單不外乎一整個年份的保養品、一整個年份的鞋子,及一整個年份的食物,我們仔細想想,買了這麼多,花了這麼多錢,用了這麼多時間,一切就值得嗎?更貼切的說,你真的用的完嗎?
如果商品你長期在使用,你花的心安理得,但是如果只是“從眾(Conformity)”現象,你就得要重新來思考。就在上篇的“國外的月亮”中,我提到了黃蜂效應的這個概念,很多人容易聯想到這是個從眾的另一套說詞,但這是不同的。從眾的現象來自一種社會的規範,好像別人有,你就一定要有,屬於心盲的範圍內,可是黃蜂效應所指的是一種大片集體的籠罩效應,如果這是一對一,那麼它就是一對多。但不管怎麼解釋,這種大家都要有的現象,我們見怪不怪。
很少人買個中餐、晚餐只會在公司內部解決的,大多數人一定會離開公司,然後到離公司有個一百公尺遠的餐廳還是便利商店來解決一餐,這樣的情況下,新竹科學園區、內湖科學園區、南港園區等大規模的商業大樓,附近的餐廳到了用餐時間就會特別好!這沒有什麼,如果走進台北市區的商業住宅大樓中,情況就更明顯!我們知道,你會想離開到離公司內部遠的餐廳用餐是因為想…

國外的月亮

把時間倒帶一次,更明確的說,把回憶倒帶一次,開始再度瀏覽,你應該會發現,我當初到底做了什麼?及為何要這麼做?的確,回憶給人辛酸,給人欣慰的力量,我們如果在老年時,把最心愛的家人照片拿起來看過,我們通常都會眼眶泛紅,感覺有說不完的故事要告訴別人,讓他們知道,尤其是自己的孫子、孫女—當初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
記憶讓人感觸良多,讓人想找個人聊聊天,說說當年當眾出糗的模樣!說說我是怎麼認識第一個女朋友的?很多時候,我們所看的記憶及回憶錄,足已經寫成一本動人淒美的故事書,也可以拍成一部高潮不斷的電影紀錄片。我們的記憶跟著我們一輩子,你可要好好珍惜它才行。
你已經瞭解了時間是什麼,或者說它大概是什麼樣子,感覺上,時間是個很抽象的概念,如果用天文學的角度去想,那麼可就很複雜了!可能比黑洞理論還複雜。因此,我先不談這個概念,我先保留這部份,爾後在2012年我還會詳加說明。我現在要說的是時間與我們消費的觀念有什麼關係。我們先從最近一次的百貨公司週年慶開始說起好了!在今年的十月七日,台北的統一阪急百貨(Hankyu Department Stores)公司開幕,而昨天是momo百貨開幕,這兩家百貨紛紛在這時候搶攻消費者的荷包,希望能夠得到獲利超過億元的商機市場。然而,我們看見的是,好像阪急百貨的人潮比momo百貨多,又好像優惠也不分上下,我先從阪急百貨看好了!至於另一家留到下次吧!
來自日本的平價服飾品牌Uniqlo先在統一阪急開幕第一家門市,從開幕的第一天就把此間百貨繞了一大圈,第一位排隊的人是學生,他從當天的午夜十二點半到當天上午開幕為止,很多記者訪問他說,你怎麼這麼早來排隊?準備要購買什麼?他說我準備了八千元準備採買!但為了這個瘋狂的人當然不只有他一人而已,還有排在他後頭的民眾們,每個人都是準備大筆現金準備大肆購買一番!我也很好奇,為什麼?
所以我也去排隊,從當初可能進場時間要三個小時,到我實際進場時間其實只有一個小時多一點,但人潮還是沒有銳減,依舊人擠人!我看著每個人的購物籃都是滿滿的,我也買了三件服飾,這些人會瘋狂不是沒有道理可循的。我發現,會瘋狂的人的原因是因為他對它的品牌的信心早就遠遠落在這個品牌未在台灣上市前的滿意度,所以其實很多人在日本,在網路拍賣市場上,有很多人早已幫人代購,帶回來販售,而我實際看看質料真的不輸給任何服飾品牌,再加上你知道像這種開幕的百貨,一定會有所…

基本時間

請容許我再一次重複的說明時間與空間的關係。時間與空間的關係是相對的,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如果你放進你眼睛的正中間,並且又直視著這兩個面,你會發現,我們所知道的這兩面只不過是正反兩面的界限而已。且不僅如此,空間上的轉換,會牽動著時間上的運轉,你把硬幣旋轉,你會發現,兩面的力道,迴力等物理特性會充分釋出(我不是專門的物理學家),這時候,一定會有一面(頭或是字)的硬幣必會朝上,而另一面(字或是頭)會朝下,這就是所謂的一種力學。
可是在硬幣倒下之前,你可曾注意到,它是怎麼倒下的?如果仔細看,一定是硬幣的邊緣的角度順著圓弧的速度,慢慢著往下倒去,這時候,硬幣的外緣一定圓面的倒下,而那一面就會呈現你無法預估的頭或是字;換個方式做,如果我把硬幣從我手中向上拋出(不要太高,否則你就會有厭惡損失的心理),然後馬上用另一手蓋住,這時候,硬幣的轉動是以同一面的三百六十度旋轉,你認為與上面的方式相比,哪一種出現頭或是字的機率較高?
答案是一樣的,同樣的百分之五十,原因在於這跟你用的方式無關,而是在於它本身就是一樣的機率,時間與空間也是如此,至於機率的問題,我會留到爾後幾篇再來討論。我們生活的空間與時間的運動(不是指體育競賽的運動),其實來自內心的時間轉動,但就時間本身而言,它的方向是不會改變的。自從宇宙發生大爆炸以來,時間就誕生了!但我們通常對時間的認識,只是來自講台上的時鐘,你電腦的時間,你手機的時間,還有無處不在的時鐘(車站、工廠、便利商店、機場、還有鐘錶店),你現在所處的位置與你在月亮上的時鐘是不一樣的,你現在的感覺跟你現在在之前ㄧ分鐘的感覺是不一樣的,也因此時間並不是絕對。
在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上的時光機器(Naked Science: Time Machine)單元中,你也必須認識時間的本身,瞭解它到底是什麼,再來想想,一個關鍵性的問題,為什麼有人想要回到過去?有人覺得旅行的時間特別快,等待下班特別漫長?既然說時間不是個絕對值,那麼我們感受時間的本質前,是否還停留現在?當然不是,你如果在機場等待你的班機的轉機時,你仔細看看機場的旅客,你會發現,時間在進行上,空間上下面讓時間變得延遲,而前進面讓時間走得順暢(比較流通,不會有怠慢的感覺),而旅客間的互動來自當空間停留時間的一種象限中,所謂的四維空間中。
因此,空間的流動,往往就來自我們對…

時鐘作息

什麼是未來?什麼是現在?什麼是過去?
什麼是等待?什麼是守候?什麼是期盼?
什麼是懊悔?什麼是興奮?什麼是絕望?
什麼是擁有?什麼又是永遠?我相信你比我還清楚,還知道這其中的道理以及我想要說明的理由。但對一位在手術房外等待的婦人來說,那是何其煎熬,何其不安!對一個即將升格當爸爸的男人來說,能夠看到自己的寶貝是何其重要,何其高興!的確,時間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坦白說應該是一天才對!但不管過程會是什麼,我們對時間發生的過程還是有其瞭解的目的所在性。
空間的轉換性讓時間產生了變化;因為時間與空間相互影響下,空間所發生的歷程,讓時間像是快速倒轉般的前進,換個方式說,沒有空間,就體認不了時間的存在性,而你手中的手錶,手機裡的時鐘,牆上的掛鐘,還是英國的大笨鐘(Big Ben)也只不過是體認到它確實存在而已。我們如果什麼事都不去做,不去想,是否時間就不存在呢?答案是錯的,因為它仍然在走動,但要配合你的生理時鐘才行。我們有一天的產生,是因為白天的作息與夜晚的兩者互相呼應,也就是說,白天的精神因為體內的松果腺分泌激素讓肢體感受光線的強弱認知到白天的誕生,夜晚時,讓它分泌褪黑激素(Melatonin)讓你進入夢鄉,所以說它改變了你的“時間”。但由它主導的一切週期就你有了知道時間究竟是什麼玩意?
這還不是重要的,對有過值過大夜班的人來說,夜晚像個貓頭鷹守候世界,白天回到巢窩好好休息是最簡單的要求,可是我們身體長期下來可是有影響的!像是注意力不集中,對事件容易有誤判,以及錯認時間的走向等等,但很多人士如果能夠多賺些錢,他們也寧願傷害生理時鐘也不願放棄改變生活的權利!我本身有上過夜班,我知道夜晚與白天顛倒的感覺是多麼難受,尤其是當你下班時,本來是在室內的白天,移到室外時,自然光改變了人的生理方向,很容易把身體內的感光細胞誤解為夜晚而成的細胞,這很容易讓身體感覺不到白晝與黑夜的差別,不是僅僅只是黑與白的誤解,而是整個時鐘無法去調整,現在到底是什麼?
這時候你如果已經到了家,準備上床睡覺時,可能沒有辦法一下入眠,或者沒有辦法睡得很安穩,原因也在於細胞的感光體無法分辨時間的現在感,也就是說,時間的感受只是突然由暗轉眀,然後又要轉暗,眼睛上的視覺細胞所接受到的光線,讓大腦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白天?尤其你回家時還下著大雨。我們所知道的感覺,應該是說,由一天產生的生理作息週期,由光線的世界強弱來共同支配。
如果你…

一天

談“凍時間”這個議題有些嚴肅,也有些不自在,但我們必須去認識時間的本質,才能夠更體認時間不只是時間而已。時間的長短的認知在於我們的一天的概念想法,就像你想起你的一天行程的開端到你回到家上床入眠,這整個過程中都是影響我們的生命以及未來的方向。人的一天從起床到開車上班再到中午用餐,下午工作,回家陪家人、朋友聚餐等現象,又或者你的行程是白天睡覺,夜晚工作等跡象,都明白告訴我們,時間都是一樣的。
既然時間都是一樣,那麼我們將一往時間結束至今,轉換成另個時間現象時,我們該怎麼解釋這種現象?我的意思是說,時間並非永恆不變的,而是它有時空上的變化(這章節請容許我在2012的部分再詳加說明),那麼當你要進行下個空間轉換時,例如你剛結束會議,準備要上餐館用餐的“時候”,你必定會收拾好自己的東西、私人物品(手機、鑰匙、皮包、化裝包等等),準備出門,你會走路或者開車,這時候空間轉換成一個方向,就是你要前進的目標與你四周的景物。你會好好看上幾眼,但你不會深刻在心,但時間上的空間在變換的同時,它其實是在流動的,也就是說,時間的走動在於空間的移轉改變。人們在動,時間的轉換是根據這樣的空間在流竄的,如果你仔細觀察台北車站還是其他大型商場的人口變化,你其實會發現,人們來來去去,時間的改變,只不過日出與日落的交接罷了!
把時間快轉一點,用縮時的景象來看,你發現的是時空在人類文明出現前不斷物換星移,春天來、夏天接著、再來入秋,進入寒冬,冬雪溶化,春天開始冒出頭芽,這樣不斷連接下去,時間上空間,讓整個世界有了變化。因此,我們深入我們內心的時間觀,也就是ㄧ天的開端;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嚴格說來應該是超過二十四小時的一點點),一週七天,一年整個五十二週,每天都是一樣的,直到出現星期,你開始區分它們的各自時間(星期一到星期五工作,星期六、日放假),額外再加上特殊節日(新年、清明、端午節、國慶日、感恩節、萬聖節、耶誕節等等),你的時間就有了規畫表,但坦白說來,這些對時間而言都是不存在的!
時間上的意義,在於我們生活內的空間記憶,也就是說,記憶主宰了時間的整體過程,而這些過程也決定了我們的一天!如果時間上的凍結,可以讓記憶停留當時,想想你現在所發生的事件是與時間有關?還是與當時的情境有關?答案當然是後者,不然為何你總是認為能記得某個年份的某月的某一天是星期幾的人的記憶力是特別強?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閃光燈記憶(Flash…

凍時間

我們都懂得時間。我們都可以自由的運用每ㄧ秒、每ㄧ分的時間去完成自己的事情,像是寫ㄧ封電子郵件、看一本書、開ㄧ場會議、聽一場名人演講、吃ㄧ頓午餐,以及像我一樣寫一篇這樣的文章給你看。不管你是誰,你的身份為何,你都有自己要做的事等著你去分配,去調整,但也因此讓時間的觀念與你共存,所以你本身就有時間概念。
既然你有時間概念,所以當你面對時間長短時,尤其是很長的時間,像是要久站面對來點餐的客人,或者要每天清潔同樣的廁所,你就會有種縮時感。我上篇所提到的縮時感,是指時間由這ㄧ刻轉變到這一刻的“總和時間”,也就是說,其實時間的價值是相等的,而不是你認為的那樣短或是漫長。很多人總認為花同樣的時間去排限量三百套的化妝品真的值得嗎?對女人來說,能買到什麼都很值得,但若是同樣的時間拿到去安養院或者長期需要看護的人身上會更有價值,雖然時間是“一樣”的。另外,再來看時間的總和時間,也就是你的等公車來臨的時間還是等待百貨公司開門的營業時間,這些你可能花上四個小時、五個小時,甚至是八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來等待只有原價的一半、三分之一的價格所購得的時間,會比你那既興奮又期待的心理還來的多嗎?答案是會的,如果我們將兩隻手同時放入裝滿冰塊的水桶內,請受試者感覺受不了的時間再拿出,所得的時間會很短,但如果把冰塊的水桶,一手放入正常的版本,另一手放入只有水的水桶中,則時間就會被延長,而又若把原來的冰塊放回原來的裝滿水的水桶中,時間還會更長。也就是說,時間的長短判定往往由知覺的當時所發生構成,爾後的“ㄧ往時間”就會被瞬間熄滅。這種時間就被稱為Time Freezing。
和時間凍結(Time Freeze)不同的是,當下的反應時間,是由一秒而延後的時間感,而一往時間的感受卻是後面所發生感受到。也就是說,同樣的時間凍結,我的解釋與他捫的解讀不同,當然同樣的一句話,你的解釋又會跟我不同。為什麼會有這樣個感受?時間產生的一往時間是爾後產生的時間差,這段時間的價值會由當下的時間凍結產生微妙的關係,請聽我解釋一番,你就會明白我到底想說什麼。例如你現在在等待百貨公司開門營業,你準備好了現金及信用卡,也瞄準好要購買的產品,從你開始等待的時間,到你開始等的時間(一個是你開始在現場,另一個是你準備好要開始等待,也就是不離開出發的時間),開始經歷時間凍結,可是到了準備十一點營業時,所累積的時間就是一往時間,這段時間差可能是四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