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購買之憶


其實當我寫完“消費糾紛”這章節後,心裡沒有很大的平衡感,我總認為,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時,我們可以據以力爭保障自己,可是如果店家,不管是網路上的還是實體店面的,他們也會把“醜話說在前頭”,你沒有看清楚是你自己的事與他無關。我有讀過法律的ㄧ些條文(我不懂法律的細項),法律是保障人們的基本權利,讓人們獲得應有的尊重與共享,但不是全部都適用這樣的關係,不是不知者無罪,而你沒有翻翻條文,然後就怪罪於他人說為什麼法律要這樣宣判?
我的記憶很清楚,知道我的購買經驗是如何,但這樣的經驗不能一再適用每個店家,雖然他有說明清楚,但也不見得沒有法律漏洞。我有個讀法律系的畢業生說,讀法律的有趣之處,是可以看看法律哪些條文有灰色地帶可以修改?因為法律的定義很清楚,如同記憶一樣,也因此我們想要看出法律的模糊空間總是有待商量。
根據記憶的條文,你不會否認每個記憶的位置的存在性,它確確實實在那裡,但擺錯空間的位置也的確存在,我們要怎麼避免這樣的類似情節發生?很簡單,也很困難,首先記憶處出錯的狀況隨處可見,像你昨日所購買的化妝品,是因為昨日在大特價而購買,讓你省了近一半的價格,但如果你還想要購買這樣的同品牌的化妝品,莫非要等到百貨公司週年慶還是已經用完後再採買?很多人給我的解答是前者而不是後者,因為比較便宜,但你使用此類化妝品的速度比你想像還要快,你還會等到週年慶嗎?又或者你所購買的化妝品的有效期限無法在你的天數而用完,那你還會癡癡等待嗎?你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但如果那化妝品三個字換成保養品或是保健食品、藥品,那麼吃完的空窗期,你要怎麼應付?
化妝品可以不必天天擦,假睫毛可以不必每天戴,但隱形眼鏡與口紅卻是女人常帶出門的東西之一。如果就你的記憶位置來判定它的準確性,也不能完全取代你過去每天所購買的化妝品,我舉個例,如果你已經長期使用A品牌的隱形眼鏡藥水,如果今天有個廠商請你免費試用他的藥水,請你來評估未來可否取代A藥水時,你可能會心動並且好好享受他的藥水的獨特性,但如果A藥水影響你太深(像是舒適度、明亮度、曲折度、便利性、價格等等),你就會無法認同另一藥水給你的好處,就算這兩者都是同家公司製造,以不同的品牌銷售。
為什麼記憶的位置影響這麼深,甚至已經扎了根?那又為什麼你會被過去給左右?即使相差無異。如果它的連結位置不正確,那麼在轉回原來的念頭時,記憶多繞了一圈,這就會影響我們判斷事情的常理性,也就是說,記憶位置的與健忘回來的位置常常不是有錯,就是我們認為它是對,但其實是錯的,就像負負得正一樣。
所以你看看你所購買的體驗,有哪幾次是因為“真正的需求”而購買?還是列了清單後,還是一買再買,就像我母親,本來要買三樣的,回家時多了四、五樣;如果週年慶可以一次購足,那麼每個月的促銷檔期必是少許人購買—我是說全球的少數人購買。鞋子買不完,包包也是,衣服要多些顏色才足夠,如果你真的遇到週年慶就很瘋狂,那麼你所獲得的戰利品必是用記憶換來的,因為你的位置都很正確,且不會認錯。
可是遇到消費糾紛,像我而言,那就是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的,而是用時間才行。想想你用低價買到一個不錯的名牌包,結果是仿冒品,不是很氣!如果你買了一個很新鮮的水果禮盒,回到家時已經發霉,不是很氣!如果你帶著快樂的心情在外地旅遊,無意碰觸禁忌的文化,不是很惱!如果消費可以化解,你會很滿意,但不能化解,只能法院上見!
我也不愛消費糾紛、甚至醫療糾紛,民事糾紛、刑事案件發生,但我們最後所堅持的一口氣,用時間換來的究竟值不值得,見仁見智,他們說“遲來的正義”,但如果仔細想想,甚至大地震的去想,還不值得放手嗎?如果我們認為對的就堅持,那麼有些看不見的意義則變得沒有意義在何處的意義。
我不是說就這樣放手,而是記憶中的意義要學會的是後面的意義,不是當前的如煙塵般的意義。畢竟,若是想逆風而上,不學會往下跳永遠不會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