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0的文章

無言的垃圾

最近的心情有點複雜了起來,我有時候不該怎麼去形容,當這個世界變得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的美好,順利時,我們總是很快會將因素怪罪於他人,而不是自己,你也會知道,其實自我也是有責任的,但自己總是最後ㄧ個才會知道,如果我們現在去正視這個星球所帶來的變化,你應該會發現,全球暖化,會是ㄧ個迫切的行動,是應該特別去重視這一部份的。
而這部份,如果你在西門町或者在熱鬧的商店街去抬頭望,你應該會發現,我們依然過自己的生活,依然希望顧客購買我們所銷售的商品,更希望業績可以一路成長,打破過去同期或者同季的銷售紀錄,因此,環保這議題,我們是看不到實際上的運作層面。
我看了關於正負二度C的紀錄介紹影片,我只有發現一件事,我們對於這個世界所發現的動蕩,政治情局,社會文化,真的像是一句口號,而不是真實行動,或許就像影片所說的---我們只能延緩全球暖化的速度,而不能讓它停止。但就算減緩海平面上升,冰層融化的速度,也不能改變人們對於現在享受生活的態度,有時候,我常常去想,我們一天製造出這麼多垃圾,它到哪裡去了?如果就以前的紀錄來看,美國每年所產生的垃圾量為兩百二十萬噸,俄羅斯,日本緊追在後,而中國也將近產生了二點二億噸的資源浪費,而在台灣的每人每日平均產生的垃圾量產生為零點六公斤,這是到去年所統計出來的。
當然,重點不在於每個人應該減少產生垃圾量,而是這些垃圾量會持續堆積,不管它的終點是垃圾掩埋廠,還是焚化爐,用完就丟的垃圾只會向上累積,而不會停止。雖然,我們都知道有資源回收,但我相信一句話,就是一般垃圾會大於資源回收量,因為我在當兵時,我曾經親身走過垃圾掩埋廠,那裡的垃圾堆積的量大約有近三層樓高,而氣味總是撲鼻難聞,令人作噁,所有味道混合一起,清潔隊員總是要忍著惡臭來工作,而在掩埋的區域,深度約超過五層樓,大小則是把垃圾車丟在那裡可以放個幾十量都沒有問題。垃圾的量還會在那裡持續上演著它的下一齣戲碼,就這樣無盡循環著。
我們常常會看到一種抗議情況,那就是垃圾處理的地方不要蓋在我家旁,最好是離的越遠越好,就希望永遠不要出現,就像眼不見為淨,但它還是沒有消失,你還是會製造垃圾,希望垃圾車可以準時出現,或者旁邊有個垃圾集中營可以管理好垃圾。人的心中矛盾點就在這裡,如果真的希望能為地球著想,就不要有垃圾,但這是不可能的,垃圾再怎麼回收利用,也會殘留些化學物質,我們都希望為它好,但社會的衝突,矛盾往往就在每個人生活慢…

弧線

美好的生活品質總是在電視廣告上上演著,它總會告訴我們應該在哪些時刻要過著有什麼樣的生活,像是下班時刻,我們應該好好跟家人吃一頓晚餐,然後幫太太洗碗,做些家事,或者是假日時刻,應該帶著孩子出去走走,帶著太太做好的午餐,到野外享用,分享大自然的芬多精。這種生活品質,我們每一個人都很嚮往,也很希望可以過著更美好的生活,更健康的人生,走向我們預測計畫好的未來。
就在上ㄧ章節,我提到滿化給我們的作用,它是讓我們可以很享受當下所看到的生活細微變化,所發生的任何環境變動,好讓我們產生意義,這種意義的概念會不斷深入大腦的核心迴路中,它尤其讓海馬迴及大腦外的皮層感受最為強烈。如果你問上個星期二哪件事令你印象深刻,你大概可以馬上回答大略情況,但如果要更深入去詢問你的那件事的印象深刻有多深刻,是否還能感受現在也在發生同樣之事,你還會有感覺,但這種感覺不會像當初的感覺這麼明顯,這麼在重複那件事的當下情緒。我就以大多數的事件而言,不含創傷壓力或是其他的發生的犯罪事件來看,人對於事件的發生的情緒變化,直接的就反應在線性曲線上,我稱它為Line-wave。
滿化後的感覺是直接的,是偶然的,是不可預期的,也是未知的,這種情形很像空化(我會留到下篇作解釋),但與空化不同的是,滿化後的事件發生,往往像是有著ㄧ道弧度的線,往往滑過人類的大腦的反應上,傳送給這裡面的神經細胞聽,它讓信號的傳送強弱連結成彼此一個共同的迴路組織,而迴路組織裡的基因體面,也會透過細胞體,給大腦去分泌神經化學物質,它讓事件的發生變得很微妙,很巧合,很細緻,很意外。因此,對於很“特別”的事件中,大腦的信號反應,更會感受強烈,至少跟與同期的事件或者它曾經連結過神經元相比。我們的記憶才會那樣深刻。
當然,這不是記憶是如何產生的有關報告說明,而是在說明記憶與我們實際在面對事件時所要做出的反應為何,以及我們對它的關係有多巧妙,有多深切。我常常看到有一種人發生在我的生活周遭,那就是每天要處理的事件不分大小事,公私事,家務事還是要向經理報告之事,他總是會把它混合一起,就像大雜燴似的,看不出事件的重要度,日期,其它的細節,注意事項等,如果你有吃過類似大雜燴,你大概也只能分辨出什麼是紅色的,什麼是綠色,而什麼又是黃色,還有你吃了什麼味道,它是什麼食物。至於其他的細節,你無從交代起它的詳細報告,就像我有ㄧ次開會時,總經理問主管說今天的退率有嗎?主管說有,…

空間向位

說個題外話,最近這幾個星期發現如果要用翻譯去看我的網站,Google翻譯總是行不通,就像在路上碰到了禁止通行的告示,總是要轉個彎才能看見我的網站,但為什麼要翻譯來去看我的網站呢?原因是每個人的文化,國情不同,而我研究的方向是以大多數人為主,所以我一直很想去了解翻譯後的內容究竟有什麼奇怪之處?畢竟,英文的用法與中文不同,而中文又不同於日文或是韓文的用法,國家的文化空間不同,就像人面對空間裝置的感受不同。
想像,不是與現實抵觸的,就是與現實交錯的,就像光在水面上會反射,在水面下折射,同樣的水面線上,同樣的一道光,兩個路線走不同的方向,這抵觸中又帶有點交錯的影子而存在。同樣的,空間也是如此,我們用視覺滿化,期待我們接收到的訊息,反傳送我們給的訊息,給予的和後來實際接受到的不會與我們大腦已經裝好的訊息會完全相同。
我們在三個黑色箱子中裝有三個東西,一個是滑溜溜的玩具蛇,一個是毛茸茸的蜘蛛,另一個是毛茸茸的布偶熊,蜘蛛的幾隻前腳被綁住,只有幾隻後腳可以動,我們請幾位受試者去實際體驗恐怖箱的力量,我們先告訴受試者這三樣東西放的是什麼,卻不告訴它們的位置,結果受試者去觸摸後的反應,往往是抵觸範圍之內,也就是大於它或者小於它,有些人覺得觸摸後的感受很難以形容,有些人還覺得很刺激,想要再來一次,當然這是不行的。如果沒有告知這三個箱子所裝的是什麼,受試者觸摸後的感受就會很明顯的大於這類感受,或者小於這個刺激,這是與現實交錯的現象,有無告知東西是什麼,似乎沒有這樣重要,反而重要的是我們滿化後的視覺感受會極度佔據我們的想像空間中,造成刺激總是一再被提起,它帶來的反應就會這麼強烈,這麼令人不快。
我再舉一個我們公司的實例,我們公司的訂單很多,而且是非常多很多,也因此公司最近又採購了新機器,一臺在這月,另一臺在六或七月,但我不能想像的是,公司的空間已經夠密集了,為何還要採購呢?答案你也知道,就在上述我寫的句子中,不能理解的是,這樣子只會讓空間更擁擠,更難以容下早就被機器塞滿的工作環境中,且我也相信,只要機器ㄧ運轉啓動,它所發出的噪音只會更大聲,不會更小聲,我想生產力更不可能會提升,只會讓這樣的空間被機器給淹沒。當所有的機器一開始運轉,你就能想像那畫面所發出的聲音,還有機器之間所造成的擠壓,只會讓員工的腎上腺素暴增,壓力激增,還有思緒,情緒都會有所改變,員工根本不可能會更快樂,更會沈醉在這工作環境中…

完全之美

每一個空間都會影響作用力的產生,作用力的發生就可能影響意義的產生,我們很難去明白空間的剛好,或者是說巧合會給人一種混亂感。如果是在那剛好的空間裡,我所看見的完全的擺設,完全的設計,可以這一切感覺那麼的美好,那麼視覺不會有障礙,更不可能會有“盲點”存在。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就像上篇的那間樂器行,裡面都是樂器,且還有樂器的配件,琴譜,甚至還有開班教你彈吉他,吹薩克斯風,小號,拉小提琴等等你想到的樂器,一間的樂器行的經營多樣化,讓這空間充滿著無比的旺盛精力!
但如果你是自學自唱,你會不會想進入這間樂器行購買你心目中的樂器(即使價格有些昂貴)?大多數的人是“想”,想學的熱情怎麼可能因為空間的擺設而失去?我也會想去學如何打爵士鼓,不過,看見那裡面的空間的擺設,心已經縮減成了百分之五十,原因是我找不出我真的很想學的樂器!也就是說,太多的選擇,會讓你想做的受到動搖,以致去選擇你從未想學的,這部份的經驗我們大多人都有,對於女人而言,尤其更可以去證明,女性對於外面所販賣的衣服,總會認為我穿在身上會比模特兒還要更好看,但你也會知道,這是基於想像力的意義的當下時刻,就好比你到超級市場去購買洗衣精,看見所促銷但從未購買過的洗衣精的吸引力大於你最常購買的那某某牌的洗衣精,即使它今天沒有促銷,甚至價格差了兩倍。而女人總是去認為衣服會永遠少了一件,也是因為女性的衣物似乎不知如何搭配哪一件,可以看出自己的魅力所在,而那ㄧ件衣服總是要很多的種類色彩去混搭,所以在視覺的體驗上,怎麼看都是不對勁。我可以以我媽和我弟的女朋友為例,她們兩者年齡不同,但穿著的品味確有種味道相同,同樣喜歡針織衫,同樣喜歡短靴,同樣喜歡薄外套,同樣喜歡絲襪,重點不在年齡,而在女性的想像喜好上,因為還是那具老話---想像的與實際的落差總是入不同出。
空間的整體設計感,慢慢去滲透人類大腦的額葉中,這裡面的神經細胞轉換成空間的發展因子,進入第二層界面,空間在那裡轉型,分化給其他的大腦皮質共享,像是視丘,基底節。空間的印象能力,其控制其他的身體部位,像是手部,腿部,然後空間的遠近又在視覺皮質與瞳孔間巧妙的定位及信號強弱縮放,所以視覺神經的連結就需要多些“感受”去加深,這樣子你看起來才夠“清晰”。
清晰的視覺,讓空間就留下了前後左右上下,但這還不夠,還記得我所提到滿化嗎?沒錯,大腦還要它滿化,滿滿的將你所看見的空間印象全部塞滿,不會留下印記,這…

空間力

我想很多事情的改變往往就在你看不見的那一個角落上,還記得上次我所說的想整理系統檔案的這件事上嗎?我想大概只有關注我的讀者才知道吧!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改變的最後才看出自己是有多麼的無知,多麼的愚昧在單一的事物上,整理到了最後,就只做了一件最乾脆的事---直接將系統全部換新,也就是將電腦的使用方式直接用新的去替換,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的電腦使用到至今,也將近過了近兩年的時光,我發現到一件事,原來我所存在的空間的壓力感受會影響我對電腦的使用慣性,進而改變我以前對電腦的那種初使記憶。
我記得我接觸Mac的時候,那時後我還是ㄧ台最便宜的價格所購買的桌上型電腦,也是你所得知的iMac,那時後的造型就是像是斜切一半的橄欖球,我第一次接觸它時,對它充滿了無比的好奇心與天真的想像力,到處去“玩弄”它!後來因為體積的緣故就將它出售,到後又接觸了Mac mini,又發現空間的影響大大改變我對它的觀點---原來電腦可以這麼小巧,不過它在我的工作室加上我的螢幕,鍵盤,滑鼠等周邊配件看起來不是很協調,所以它又離開我的生命,而第三次使用則是因為Mac上我想使用的軟體無法有個完美的替代方案,又將它結束。最後接觸到新版本時,發現它又支援了!所以它又回來了!(因為當時軟體的版本沒有更新,所以只好作罷。)
前前後後,我接觸到它三次,每一次我都印象難忘,尤其是整體空間上,我發現到一件事,空間給人的感受往往會從配角漸漸轉換成主角,它讓整體的視覺效果會增加,作用力會加強,因此,空間在整體的感受上,會從無形的轉變成有形的,當然回到最初的那篇文章中,空間給人的壓力是不自覺的,就像那個實驗---這個空間除了白色是否還有其他的顏色?
想像會給人預留空間,但大腦總是要它填補,直到完全沒有空隙為止,因為眼不見為淨,閉起一隻眼,空間上會留有“盲點”(Blind spot),不管是閉起左或右眼,一隻眼總是呈現空置狀態,我稱它為空化(Emptily),有了空化,自然相反的就有滿化(Fully)。滿化常常發現在我們現實生活周遭上,像是我曾經經過一間樂器行,它的櫥窗外上有一台三十二吋的液晶電視,這間電視旁有兩座平台,這座平台的高度比這台電視高,平台中間是空心狀態,就是一般家中的展示櫃,只不是它展示的自家的樂器,還有其他樂器的目錄,使用簡介,讓我感到奇妙的是,這間電視與這兩座平台的中間竟然沒有一點空隙,就好像電視是為這兩者設計…

他們的,我們的,你說的

意義的發生作用在於別人總是放進我的現在的好.這句話有一個關鍵是,我們總是用他人的思想或者符合他人的社會動脈去行動自我的生活,也就是美夢對別人會成真,對自己會成空,就像我最近的生活型態-我想要更好的生活方式去更進一步拉大我的生活面,結果我購買了一台新螢幕,但結果沒有想到一點,那就是空間的位置比我想的沒有那麼大,相反地,反而看起來更加的擁擠,混亂,完全擾亂我對先前已經構思好的空間概念,以為在別人身上看到的優點,套用在自己身上應該也會"適合",這是很多人的通病,不然為何總是害怕跟別人穿一樣的衣服?為何會想要添購一台新電視?(因為畫質不好或者現在售價很便宜)為何想要購買更大的房子?(因為空間太小,當初買的沙發太大)
我們看見他們產生的意義的時空背景,因此卻很容易將當時的場景原封不動的搬回自己的想像記憶上,因為當時的場景是那樣的美好,那麼永生難忘,最後的想法就這樣烙印在自己的記憶枷鎖,所以我們對當天返回的遊樂園的回家路上,總是會嚷嚷著要再去一次!另外意義的發生與時間的記憶點有很密切的關聯性!除了當下的美好作用會讓你渾然"忘我"外,接著就是一而再而三的聯感效應(Connect-emotion Effect),這種活動作用會讓人時間上產生的意義的美好點外,記憶也會更著同步,可以讓人激發更好的無限情感(Unlimited Emotion),而這個循環就這樣無盡延伸下去,這是種很特別的經驗.如果你是第一次想買車,你首先考慮一定會是品牌,效能,安全,配備,再者就是付款方式的優惠方案,而最重要的是當你走進你想買的車內上,體驗開車的想法後,馬上大腦就會開始湧現對這台車的未來"計畫",開始想帶孩子出去走走,開始想上山遊山玩水,開始想用這台(車)開去上班,開始想載女朋友.想像力的浮現會從這裡出發,直到你見到外頭的車子在塞車為止.
看舞台上的模特兒展示今年的秋冬服裝,尤其在當下還是三月天時,這些時尚大師已經迫不及待發表今年的流行趨勢,模特兒的整體搭配非常合你的胃口,認為今年的服裝就是走向這樣的尖端,然而你會知道,這些服裝服裝放在你身上,尤其像是小時候玩的娃娃換裝遊戲,並不是你認為的那樣很合你意,總是看看這件很不錯,剪裁很合身,質料也很好,放在你身上又是另一回事.衣服的搭配與你看見的視覺無關,只跟你當時的感受有關.
其實我常常會納悶為何他們時…

美好作用

"鈴...鈴...鈴..."鬧鐘的聲音開啟了美好的早晨,有著太太的豐富早餐,火腿蛋,兩片煎好的培根,一杯百分之百的柳橙汁,一杯鮮奶或者加了玉米脆片或者燕麥片的牛奶,在旁還有你的父親,母親,還有你的兩個孩子,兒子與女兒,家人間有說有笑,談論著最近發生的趣事,這麼多麼溫馨感人的畫面.或者一位女學生在等公車遇見心目中的真命天子出現在你的眼前,你心中小鹿亂撞,緊張著不知該向他說些什麼才好,後來還發現他竟然跟你上同一班公車,也可能同一站下車,甚至還會是你的同校但不同班的學生.美好的場景總是讓人流連忘返,一再回味,甚至叫人在大腦中難以忘卻.但這會是你心中美好的一面,不會是你現實的一面,現實生活是早上起床懶洋洋的爬起來,頭上一頭亂髮,早上自己隨便弄,一杯牛奶或者咖啡,加上兩片烤好的抹上花生醬吐司,跟太太問聲好之後就去上班了!而女生在等公車來了一位不是很體面的男生或者你不會想認識的男性,你沒有動心的意念,但他卻也是跟你搭同一班公車,同一站下車的同校學生,你當他只是一位陌生學生,兩人分道揚鑣,形同陌路.
我們總是希望未來的想法生活可以在現實生活真實浮現,但浮現在檯面上,人或許又有些不滿足之餘地.但在浮現之前,我們盡可能去營造屬於自己的"未來生活"面,因此在最之前文章上,我有提到"夢想"二字,這卻是與夢想不同的是我們所看的未來生活面是與我們改變實際生活面去開始啟動,而夢想大多是屬於創造新的一面,且"新"的這字定義有很模擬兩可.
改變現有生活,是很多人想反映的狀況,所以我們除了運用大腦的想像力外,還有感官工具,另外就是語言,說服大腦可以改變它自有的狀態,因此,我們常跟自己說,我會堅強起來的!我可以戒掉抽菸,酗酒成癮的毛病!我可以減少不好的小習慣!但你自己也知道,這幾點你是做不到的,你是不可能的,你是沒有耐心毅力的!但人總會不放棄,根據國外媒體有報導到,人平均要花六個月才能建立習慣,卻要花三年以上才能改變現有生活的老毛病!人不是沒有恆心,只是缺少了一份意識控制作用力,當我們對自己說我可以的!我行的!我能完成的!信心是建立了!它放在工作記憶上,讓你有動力可以改變現有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例如說六個月,你會發現信心大減,動力盡失,連基本的生活熱情也提振不起,為什麼會如此?
意識控制作用力(Conscious Contr…

兩界之差

"效率"已經讓人變了樣!同樣在一個工作環境中下工作,相同的溫度,相同的時間,相同的牆壁,相同的燈光,甚至是相同的人員,工作進度的快慢,只要是加了速,就很難停了下來,就像跑在第一的法拉利或者藍寶基尼,要讓它停了下來,只有遇到紅燈時及路面凹凸不平時,它才會減速.
我們對於效率的要求,都是取決於意義的創造性,我們相信可以一次在同樣的時間下可以生產更多的產品,零件或者口香糖,我們也相信可以準時到達我們與約定的人或者準備起飛的那架飛機的時間,所以,在上一章所提到的感官工具已經幫助我們不少忙,但它就是不肯與大腦同步作業,同步完成流程所需的時間表.大腦反應的效率與實際存在的情況大為不同,眼睛所看到的與手中實際操作就有些差異.
我用我自己本身工作的公司為例好了,我們一小時有一定的工時,我們整天工作就有全部的工時,但工時與實際工作的工時不成正比,因為將一小時的工時為A,整天工作工時為B,實際工時為C,且A乘於八為B,但實際工時不淪為A*8=C,而是等於D.為什麼會這樣?我解釋給你聽,因為機器中間會失誤,會有整理的線材等工作,而這些實際要去做的工作內容的時間是包含在A身上,但是拉長至八小時為B時,工時又被影響,就這樣,A發生的失誤,引發B的工時,也因此C的實際工作時間,卻要前兩者來承擔.且這個C是真實存在,後兩者是公司呈報的.
當然,這只是公司例子之一,我只是加以分析利弊罷了!但反觀真實生活的實際狀況卻不會是如此,就以在上述文章中所提到的在市場上,你拿起一顆紅通通的蘋果,但你在市場上不會只有見到一顆蘋果,而是堆的可能比你身高還要高的蘋果,還有黃色的香蕉,西瓜,芒果,芭樂,水蜜桃,李子,蕃茄等等水果,你要如何在成群結堆的水果中,挑選出你要的水果?且你還有一小時要趕回家煮晚餐?這時候,你就會睜大你的雙眼,仔細看,用心問老闆,問這(水果)甜嗎?可以試吃嗎?等問題,然後買完了回家了,發現你買貴了!(你回程中看見賣的比你手上提的還便宜)或者買錯了!(你忘記你兒子說要吃葡萄,你買了櫻桃),這種事情常會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屢見不鮮,且我們還習以為常.因為大腦對於"效率"一詞,只會用在你認為的時間上,就像說不定你挑選完後,你回到家,你先生與兒子早就先到家了,而你遲到做晚飯時間.我們去看一段時間時,大腦中的一小時與實際發生的一小時有著許多變數,這些大腦所設想好的只有當…

加班的大腦

我們已經了解意義的產生與它有發生關係的其它變化,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意義這玩意是需要透過意識概念來輔助,來讓大腦產生化學反應.大腦裡的神經元中的突觸端與其它的突觸前端發生電流信號脈衝,信號的強弱影響著意義的產生,藉由視丘中的神經元與大腦皮質的神經元相互傳遞信號強弱,意義的發生,讓意識有了最好助手.
可是環境的變化有時太快,太急促,我們的大腦處理速度並不是像電腦般的準確無誤,總是會有小疏失,小偏差,還好有感官工具來輔助加強處理效果,例如我們在市場拿起一顆紅通通的蘋果,它上面還有些水霧,有些反光,視覺的反應神經透過光線進入枕葉的視覺皮質中,一部分信號投射至視丘上,它告訴你,你所拿的東西是真實的,另一部份的信號讓神經元傳回視覺感應區,反射至三色元的處理狀態,你的大腦自然知道那是"紅"的.當然這只是簡單的處理情況,但現實生活中可不是這樣,上午的簡報會議,已經在陰暗的投影機投射下,視覺只剩下黑及簡報的色彩,中午要用餐時又被窗外的不同顏色的汽機車給吸引住,到了想要吃什麼時,又被一堆五顏六色的食物給迷惑住,人們的一天已經被至少十幾種顏色給接觸過,最強烈的是紅,綠,白,黃,黑,藍,銀等,顏色的處理,大腦的視覺已經慢慢司空見慣.
而聽覺更不用說,從開始出門的喇叭聲,電車警鳴聲,警告聲,哨子聲,到你進入辦公室的電梯聲,同事的閒聊八卦聲,主管的交代事項聲,你電腦的音樂聲,中午用餐的吃飯聲,喝水聲,到你可能會午睡的鼾聲等等,大腦對於這些種種輸入,輸出聲,早就忙得不可開交.
另外大腦還要同步雙向處理兩端信號,例如視覺與聽覺的同步,聽覺與嗅覺的同步,味覺與視覺,觸覺的同步,大腦裡的神經元正在處理加快信號傳遞,看來它們每天都在"加班".因此我們對於大腦的運用可以每天來到最高點,最巔峰狀態,這也難怪,有些人的大腦加班過度,就會引起它們的嚴重抗議,像是(偏)頭痛,肩膀痠痛,眼睛乾澀,耳朵耳鳴,甚至還有精神疾病,像是強迫症,憂鬱症,精神衰弱,暫時性失憶等等,人為什麼要這麼如此"操勞"大腦呢?
答案其實已經呼之欲出,那就是"效率",但人為什麼要這麼講求效率呢?其實最前面的幾章,我也有提到類似結果,太講求效率,大腦可不會受不了,反而還希望你讓它加快速度,就像一部電影東成西就的歐陽峰,加速太快只會傷了神經細胞的反應速度,換來的是無謂的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