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縮放這世界


在水中世界所看到的距離往往是有很大的反比,就像上篇文章中所提到距離的偏誤,連結的不對稱,以及過於放大或縮小的偏差,也因為這樣,我們去看這世界的現象就會不自覺以自我的構想去連結,另外一方面,我們用自我去連結時所發生的直覺也受環境,他人,及現實去做考量,比方說在貓科動物與犬科動物的實驗上,我們若以將貓科動物與犬科動物二字作明顯大小,但在兩字的某一範圍內分別放上小貓及小狗的照片,並讓受試者彼此去說服哪種動物比較可愛,或比較不那麼危險時,你會發現,放在貓科動物旁的照片(不管是小貓還是小狗),一致認為是貓科,而放在犬科動物的照片也是如此,但將照片放在於字的下方,就會被照片給說服,轉變說法,而在上方,又被字給影響,改變看法.
原因是我們大腦不斷用文字影響照片的關鍵度,也就是說照片的吸引程度遠大於文字,但文字的說服能力卻大於照片,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圖說故事,把一張發生意外的照片,說成這是大卡車先撞上小客車,一張男女出遊的照片,硬是被認為他們是一對戀人,而不是朋友或兄妹,姐弟.
過於放大或者去縮小理解的範圍,會讓大腦失去知覺的感受作用,但我們也很容易這樣做,怎麼說?照片放大在某一範圍內,我們自然去聯想的是這是哪個部分?還是完整的部分?或者直言判定本是如此.數大就是美,但重複不斷的放大不會是種美,而是傷害,且眼睛不許可的傷害,我們知道眼睛有視覺暫留現象,重複的眼線範圍中,重複一段話,一張照片後的兩至三秒會放進大腦的皮質層中,然後加以記住,但如果是像萬花筒的照片放進大腦的視覺皮質中,大腦的想像力可能需要多些分化,就是畫格一格分開,只能記住,但還是不能理解,這兩片拼圖的相似,結合度,及彼此之間的關係.
我舉個例子,一方與另一方發生消費糾紛或民事訴訟,一方一定有個開頭去提告對方為何要在餅乾上有不明物體?為何要告訴對方家庭妨礙,加重毀謗?我們外人是霧裡看花,審理的法官也是要採述雙方說詞,做出合理的判決,前提是法官這個"外人"也必須不能放大或縮小案件的採信範圍內,才能讓雙方心服口服,不過這有可能嗎?我不知道,人在宣布判決的那天,都認為自己可以打贏這場官司,得到勝訴,卻是不爭的事實,敗訴的那方,如果不能提抗告,結果只會無盡,那麼勝訴這方的意義終究只有自己意義.
我們去理解雙方的含意前,是能往前看,往後退,無法左右延伸,就算可以,並非全方位,畢竟人的視角只有一百二十度,剩下的兩百四十度,只能用經驗,用想像,用連結去理解,去面對,去碰觸未知的領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