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聲或者有聲

視覺空間上所呈現的壓力,一般人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感覺,例如在陰暗的浴室沐浴,而聲音的壓力,尤其我特別是指在噪音這部分,一切會擾亂你的作息,你都可能排斥,或者試圖避免它的存在,但若是沒有噪音呢?是否可以存取人類的心靈?有項研究數據很有趣,一般人若是待在密閉的空間中,不管這空間裏有什麼,沒有聲音的聲音,像是自我的心跳聲,呼吸聲,可能慢慢會改變人的行為,而這行為是你不會察覺的,像是寫作,有一半以上的人,寫作的目標往往會改變.
沒有噪音,或許聽起來很好,很值得讚許,但真的可能沒有聲音嗎?除了上述所說的心跳,呼吸,還有兩手,兩腳摩擦聲,這些身體會不由自主發出的聲音,會改變人的一群行為,我們來看看一個例子:
研究人員將兩組受試者分開,一組受試者留在一個密閉空間,其中一人是運動健將,另一組也是如此,但另一人是知名作家,研究人員要求運動健將和作家必須做一些事,看能否改變其他受試者的行為,或者不做一些事,看其也否改變,發現過了約十五分鐘後,兩組受試者的改變真的會因為一位人員而不得不有些作為,尤其是運動健將的受試組改變甚大.
我將這個例子告訴他人,他們通常告訴我,兩組人員分別有不同的人物存在,一位運動人士,另一位是作家,就算不認識,關在密室這麼久,自然而然會改變啊!但若是因為一位特別人物的加入,難道人類的習性就有如此的化學變化嗎?我在此下一個定論-很難,但我們會看到即使是平凡的臉孔也一定會改變.
一個"簡單"的例子,人的行為會有變化,但那是因為"人",若是我回到噪音的案例上,外界充滿的各式各樣的聲音環境,等著我們去克服,就拿我上次所說的我工作的電子公司為案例,公司的工作環境的聲音值是六十二分貝到八十三分貝,我到公司約將近三年,就我而言,我的脾氣沒有因為公司的環境太吵而憤而走人,反而我得到了不少收穫,我也詢問相關的同事,他們說,這裏環境雖然很吵,但還是可以接受.機器運轉聲,有時候會習慣在耳邊響起,但若是將機器停止後,反而會有一種安祥感,這種奇妙的感覺,我一時間還是說不出所以然!我可以確定的是-噪音給人的感覺往往是最差印象,即使是我上篇所提到白雜訊(我曾經聽了它一整個晚上),也會給人不是很好的印象,因此,當你要抱著"雜音"入眠時,你可以將大腦的思緒試圖轉換它的存留餘地,如果真的不行(我曾經白天被馬路施工聲或者家中裝潢聲驚醒),那就你好好做一些事(如看書,喝溫熱牛奶,睡前吃點小點心,慢步,瑜珈,大腦多放些空白等等),或許你累了,反而可以睡得更安穩!
以上若還是不行,請你務必走一趟睡眠中心,治療失眠問題!(我不是心理專業人士,但處在業餘研究範圍)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