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民主世家

寫下人性與傷痛的這一面,往往是我沒有想過,但是透過傷痛,我們可以了解人性在對於傷痛所付出的關懷,照顧,傾聽,慰問等任何方面的需求.我寫下第12篇時,會去想著那些恐怖活動背後所代表的涵義,及它對未來所表現的行動還有哪些?
政治太過於複雜,這中間夾雜著許多的民主自由,他們政治狂熱份子往往在追尋他們想要的自由意志或者他們的生存權利,社會的開放造成了人人都是言論的發表者,而這種言論自由,我們看見了一個現象-民與主已經混淆不清.我記得我在一部電影有看過一個家庭在家中餐廳所發生的趣事,當時好像是兩個女兒為了一個東西而爭論不休,母親想阻止她們發生爭吵,但屢勸不聽,最後父親開口說了一句話,"現在是民主時代,我們就舉手決定",其中之一的女兒就回答好,母親也點頭答應,接著父親就說,"我是主,你們是民,所以就這樣決定,我們將東西還給她!"
這樣的舉動,往往看得出一點-民主社會還是決定於政府,而不是民眾.雖然許多的機會是還給於百姓,像是選舉,經濟消費,稅務繳納,公司營利等等,但是若是回到基本本質,我們還是"民".
重點不是說明誰應該是民,誰應該是主,而是我想知道的是這個民主社會所在乎的時事,是否已經回歸生命最基本的價值與一點點的尊重?如果是,這社會所發生的黑暗鬥爭,我們不能說是無動於衷,無疾而慮,無言以對.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