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恐怖活動與創傷-911事件

2001年9月11日,天氣:多雲
時間往後延伸,回到了這一天,回到了我們忘不了的這一天.兩名來自國外的遊客,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他們兩個各自將行李放置X光機檢查是否有違禁品,是否有金屬製品等等,通過了檢查後,他們兩個將個人物品整理後,在候機室等候準備登機.過了約五分鐘後,他們上了飛機,而行李在登機前已辦理托運服務.
在飛機上,飛往洛杉磯的途中,空服員依照往例起身準備服務機上的乘客,這兩名遊客馬上起身,將身上預先藏好的小刀刺傷了空服員及其中一名乘客,然後跑到駕駛座,準備協持機長與副機長.其中一名遊客將機長劃傷,取得飛機控制權,他並將塔台聯繫的異頻器給關閉,不讓飛安控制中心發現此架飛機的蹤影.
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用乘客廣播說出一段話,"現在大家不准輕舉妄動,希望大家能夠配合保持安靜,我絕對不會傷害你們一根汗毛",說完後,飛機緊急迴轉,轉往紐約,最後飛機的飛行高度從幾千英尺慢慢降落幾百英尺,飛行後一會,迎面撞上世貿中心的北塔,當時正在工作的人員反應不及,完全受到驚嚇的情緒範圍中,一名在81樓工作的倖存者說,"當時,我真的嚇壞了!一陣天搖地動後,大樓冒出火花,我沒有辦法作回應!"
這當時,還以為是一場意外,沒有想過會是一場恐怖攻擊事件,直到南塔也被撞上,才明白.我們很多人應該忘不了這天所發生的鉅變,它徹底打醒了我們面對恐怖份子的恐懼及更多戰火後的不安,當事件發生後第二天,也就是9月12日,美國總統決定徹底打擊阿富汗邊境的不良份子及更多的暴力威脅,開始成立911調查委員會,了解所有的各種恐怖攻擊的脈動,展握第一優勢.
而身為在台灣的我們,對於恐怖事件的攻擊,可能不及於美國的911事件,但是對於各種恐怖報復的事件,我們也必須謹記在心.台灣的政治圈發達,每個人幾乎都有股政治狂熱,遇到了每個話題,都可以解讀政治事件,說這是政治陰謀,說這是有黑函攻擊或者抹滅.這樣的政治社會下,自然就有那種激進份子展開對他自己的政治解讀,他或許會為了某些黨派,色彩,言論,人物等等表達他最強烈的訴求,甚至表達抗議,走上街頭,據理力爭他的權利!這或許與那恐怖攻擊事件沒有太大的直接相連,但往往卻是好發精神訴求的"最佳"管道,因為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每個人表達他真的想要後,即使大吵大鬧後,他的心態往往最後一哄而散,這樣的結果,就達成了他的自由!
或許人海闊天空後,才能撥開雲霧,重見天日之光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