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災難復原的疾病

最近的天氣變化很快,從那之前的狂風暴雨,慢慢轉變成晴朗無雲的天氣,也由於這樣,在那災區的民眾往往要面對既有的問題--傳染病.當我看到在那屏東林邊鄉,佳冬鄉的地區還陷入汙泥中,心情也彷彿被陷入汙泥中,雖然國軍有派許多名軍人到現場清潔堆積已久的汙泥,整理幾乎像是廢墟的家園,可是問題卻開始慢慢浮現,當地的居民已經開始有人生病了,這也是災民除了面對家園的摧殘外,也是必須要面對的課題.
在2005年的美國的卡崔娜颶風對紐奧良的侵襲,造成了許多民眾的死傷,對美國的經濟已經留有不少的衝擊.據我了解的是,在那些的居民中,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民眾幾乎是黑人,他們的經濟情況並不理想,收入來源並不是穩定,加上家園已經殘破不堪,後續的收拾更是一項負荷,許多人發生了偷竊,破壞等治安敗壞的情況.疾病的發生也是接踵而來,霍亂,傷寒等等,雖然專家有警告,可是當地的醫師並不認為會影響會有傳染的風險.
回到了台灣本島上,疾病的出現確實的被證實,目前至少有個位數的民眾有感染,當地的民眾及幫助清掃的軍人個個人心自危,深怕下一個人是他!創傷已經在心中留下了傷口,要再被劃一刀,更是心中不會復原的痛.要幫助這些居民走出難以復原的傷口,需要的是後續的心理輔導及加強的衛生設施,更重要的是居民自我本身的傷口,會不會用記憶來覆蓋?我想到一首歌--周杰倫的稻香,裏面的歌詞寫得很好,尤其是這幾句:
"追不到的夢想 換個夢不就得了
為自己的人生鮮豔上色 先把愛塗上喜歡的顏色
笑一個吧 功成名就不是目的
讓自己快樂快樂 這才叫做意義"
人們總會有傷,總會有痛,傷口的痛,總是要時間撫平,總是需要人去安慰,然而回到了倖存者的身心上,更是需要多些同理心,多些擁抱,傷口的疤痕才會隱形,甚至會消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