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龍捲風衝襲

2009年8月9日,天氣:雨
我在這裡.在電視機前的這裡,我看到了許多的災民依然受困在山中,我心中百感交集.有時候,我們很難想像一場重大的天災,造成了多少的生離死別?別人所受到的無情災難,我們都看在眼裡,全心全意投入這場災難中.
我很喜歡看災難片,它反映了我們現實中可能想到的天然災害,像是洪水,火山爆發,地震,海嘯,颶風等等.我先說明,我所看過的第一部電影-龍捲風.它描述了一位小時後遭遇到龍捲風侵襲而平安度過的小女孩,長大後成了一位追風的研究專家,她要利用她所研究的球體(詳細名稱是什麼,我不太記得了)放入龍捲風中,最後她是成功了!
對大多數的我們而言,雖然無法像她一樣,可以將小時候所遭遇的災難,可以化為以後追尋目標的動力,可是小時候所遭遇的困難可以反應我們未來現實謀生的動力!有一項調查過去十年的天然災害的資料,將資料統整後,近百位兒童可以發現過去十年有遭遇到天災(不管是多大的天災)的兒童比未遭遇過重大災害的兒童的復原力多近百分之三十(這只是初步預估),追蹤這些有受到天災的兒童,在十年內,仍然可以獨自面對這種痛,可是我擔心的是,這些兒童中,有些太早熟,有些還保有天真,有些隱藏在心裡,這些災害在他們心中會留下多少的陰影?
當我看到電視機前的那些風災倖存的兒童,他們的天真笑容,似乎可以讓人忘卻當時救災的苦,災民所受到的慌張,恐懼,不安及無助,可是長期追蹤這些兒童往後的生活,並不是我們想像的可以一帆風順,毫無憂慮可言,反而很容易看出一些端倪.例如,一些受到地震後倖存的兒童,他們往後的三個月生活,依然保有恐懼及不安,可能遇到小搖晃,他們會手足無措,有些可能會哭著找媽媽,爸爸!有些可以裝作鎮定,如果我們觀察這些"鎮定"的兒童,其實心裡暗藏著不少的抑鬱,他們保有自我的想法,讓心中的不安與恐懼,可以隨環境而變動,也就是說,抑鬱的兒童心中有著情緒未表達的階段.而這些情緒尚未表達的心裡防衛機制,會在意識慢慢逐漸形成漫延狀態.
災害(特別是重大)一旦發生在兒童身上-尤其是這些從未受到天災的兒童-他們心中所造成的撞擊,不會小於被同儕欺負和(或者)在學校中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些兒童(第一次受到天災)中所反映的當時心裡情緒是驚恐,害怕,無助和壓抑,大腦思路完全空白,什麼都不能反映,接著才是回神想到當時的衝擊有多大!我在當時有看到一位倖存的五歲兒童,他說,"我不怕,因為有他們陪我",他在一大堆的堆積如山的袋子尋找他的寶貝-玩具,及他抱在手上,不肯鬆手,他還慢慢找尋他的衣服.此場景,看在眼裡,既心酸又那麼還有點天真.
風雨過後的天空照耀在已經乾枯泥土的大地上,彷彿又有新生命,新枝芽要冒出頭,然而映照在這些兒童身上,多少的傷痛還能從臉孔看出他們曾經的過往和漫漫未知的日子?這一切有待我們的雙手,扶持他們,鼓勵他們,希望也會油然而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