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動作間

一個男信用卡的推廣專員在我的背後不斷的推銷他自家的信用卡,我沒有看到情形,不過可以從聲音聽到他與來來往往的顧客之間對話-
"我已經有申辦了!"
"我已經有很多了!"
"我不太需要你們家的信用卡"
"你們家的信用卡沒有什麼很吸引人的優惠"
還有很多,我不想再多說,反而我站在外面,我有點想申辦,想問你怎麼不找我呢?可能我看起來不起眼吧!還有一位保險理財的專員也請我幫忙填寫相關問卷,他就能注意到我,且態度親切有禮,怎麼兩者會這樣?
一對男女朋友在我的背後會無意間把手放在我的椅背上,有時候不經意會碰觸到我的頭髮,我沒有反應仍然坐在原來的位置.
我們會有不經意的小動作,這些行為往往會影響你認為不會有影響的人身上,造成彼此間有些不愉快!因為我們都是先入為主,也就是以自我的觀念為重,尋求於他人媒合的關係,加以聯繫,溝通,分享彼此相同的概念!
像信用卡的專員,他希望找的是一般上班族群,家庭主婦,外表看起來有社會歷練的人們,理財專員可能需要的就是一般普羅大眾,而時下的年輕人,他們也會找尋有著類似打扮的人,成為彼此最好溝通平台,像我之前有提到過同性之間往往會有物以類聚的感受,這種相同關係可以幫助族群找到彼此的橋梁,建立同輩份的信心,給予他人最佳鼓舞!
相同的族群有著相同的想法,因此當不同的族群碰到不同的理念,我們往往會由言語連接這兩者,不過言語不合對方的邏輯思考後,就會在這關係話語找到相同對的點,對的點往往像是相同的話題,相同的使用習慣等各方面,這些可以讓我們快速了解各彼此,找到一條相同的出路.對於兩者間的摩擦,只要言語能夠相同溝通,不用傷害到彼此間的敏感神經,也能化解這種不愉快的防線,只是我在想,這些防線的基準在哪?可能要交由兩者間的裁判自審公平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