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言生活

最近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現在的年輕族群好言語不是很恰當!原因是這樣的,今天我到一家賣場購買生活用品後,隨即走路到一家餐飲店購買晚餐,這家餐飲店的對面剛好是一所學校,且又是下課時刻,所以學生很多,我走出巷子,轉個角等車準備回家,我等到公車來了,結果他過站不停,我沒有表示任何意見,不過我聽到等那班公車的男學生說出不文雅的話,我就不懂,一輛公車走了後,有這麼需要生氣嗎?
我想是沒有,我們為了讓自己能夠順心如意,就會強迫催化自己的思想,符合自己的民意,以達到別人的供求,這是我們所想到的,也是讓大腦的中樞傳導神經能夠適應的環境.許多事情上,我們裡應外合自己的言語達成溝通的條件,與別人的大腦思緒一致,情緒跟別人呼應,連呼吸都可以與對方相同!
然而,自己與自己的世界還是有隔閡,就像公車過了這站不停,他們很生氣,會責罵公車司機,沒有想到我搭這般公車所大達的目的地,有無其他方法?還是與同學共乘其他車?還是其他交通工具?或者公車司機有兩台相同車,所以將車開離,等其不到1分鐘的公車?這就是我們內心與別人的落差!只要不合你意,你就生氣,你就責備,你就哭泣,你就放棄!生活的這條水平線,起起伏伏,怎麼用心跨過這個只是線條狀的坡,還是實際上的坡,才是your line(your life, your live)!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