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標準距離

前篇的故事仍繼續...
我提到我們大腦會有兩個路徑可以將我們所獲得的訊息能夠加以理解現在這是什麼情形?因為我們先過濾基本的訊息,再由兩個路徑去分解!這就是所謂的情緒!我們會因為別人的情緒而有所感染,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人為何要去比較?
我們有兩個人-A和B,這兩個人如果要去比較,我假設A的想法為一個假設點,B的想法設為基準點,我們會因為B的情緒影響,去推究A的想法假設,如果我們知道A或B的想法之一,你會認為A沒有個性,沒有主觀,很容易推倒別人!我們就往往就依靠別人來理解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合乎標準?
若是A的想法有個標準,B的想法假設就會在A與B之間找不到平衡!因為這是要看A的情緒!
我們人的情緒往往受到別人的催化,不知不覺中就已改變自己的理念!雖然大腦會提示你說這是個危險的信號,我們心智卻往往管不了那麼多,硬是要勇往直前!就像現實社會中,明明大腦告訴你坐雲霄飛車是很危險的事,你的心智卻告訴你不嘗試怎麼知道?所以你就上去坐了!
我們這兩者之間會發生衝突也是大腦與心智之間看不出真實的緣故,我們很多事情知道有一定的危險,心智卻會讓你暫停,讓你回想那個瞬間差!別人的情緒與自己的情緒往往無法相連,受到相同感染,我們大腦也不會要你嘗試連結,除非你能看出差別!
真實感的距離若是太遠,我們心智會想接近,若是太近,大腦會告訴心智必須離遠!我們人之間情緒影響就是這樣有距離感,加上文化,語言,習慣等之間的差異,人似乎就只能去摸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